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16章 科技之光【1】

    

開心都得好好的活著,畢竟為了哨所,為了荒原,為了朋友。現在少年終於變成了這裡的一份子,幾年下來老者教授過王冊很多很多東西,但是卻從未告訴過王冊他的名字,王冊一直稱呼他為老頭子而且彼此覺得很合適,很得勁。而如今王冊看著開心的小胖子,內心裏卻想起了老者,也許老頭子在看著從前的自己,也好似自己如今看著這個死胖子吧。懵懂無知,對世界對人毫無防備,甚至傻的有些可愛,真沒法想象這傢夥假如離開這座哨所的庇護又如...破曉近山色。

早晨的哨所,一盞盞路燈昏黃。

一道冒著熱氣的身影已經哨所南方丘陵的黃金杉林回來,。

灰眼之聲:

蘇蘇:“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叫蘇蘇,是今天的新播報員,贊美女神冕下,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想必大家一定很關心今天又有什麼值得大家的高興的事情。

那下麵,蘇蘇將為廣大觀眾朋友們帶來一個好訊息,昨天下午四點鐘,一艘帶著和平與友誼的貨輪從風鈴哨所不遠萬裡來到了灰眼哨所,灰眼哨所第一長老,高山河大長老親自帶隊,灰眼六位長老蒞臨,狼牙哨所三長老出席,晶火四長老出席,淺草哨所長老出席,千竹哨所…,灰眼哨所十二位執事陪同,由灰眼哨所第一近衛隊負責迎接…,是如此的意義非凡,是如此的引人入勝,所以這一場萬眾矚目的迎接儀式,必定會得到女神的見證於祝福,現在讓我們懷著感恩與虔誠衷心的贊美女神冕下!”

蘇蘇:“咳咳!在此蘇蘇將代表灰眼以及風鈴哨所向所有方麵播送歡迎廣播,灰眼哨所方麵,熱烈歡迎風鈴哨所第一長老,偉大的風鈴哨所秩序的締造者,風鈴第一強者的霜天樓大長老還有他的朋友們來訪!!!讓我們為了荒原,為了友誼,為了和平,將萬眾一心,眾誌成城。

蘇蘇:另外告知,本條光播報的電波將采用全頻模式,並且本次電波功率為全功率,最大麵積覆蓋一萬兩千公裡。”就在這條播報結束之後,一股特殊的高頻的波動從灰眼哨所之的上空綻放,甚至震碎了一片雲層,從而引發了一陣雨霧。

於此同時來自那片熟悉的科技小山穀內,巨大的三角形建築內一名身穿製服的工作人員匯報道:“棱鏡三型雲端波動發射器第一次充能傳訊發射完成!”

一名麵色白皙戴著眼鏡斯斯文文青年,他全神貫注的看著手裡的資料頭也不回的回應道:“嗯,等冷卻完成後,再發射三次,記得收集好資料!”

“好的,索尼克研究員!”

………

“嘟!嘟!嘟,大家好!這裡是灰眼之聲!”

蘇蘇:“哎呀!剛剛心跳好快啊!蘇蘇還是第一次執行這樣的任務呢?嘻嘻,觀眾朋友們可不許笑話我哦!下麵將是咱們哨所內部的正常播報環節!下麵有請我的搭檔博爾”

博爾:“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博爾,感謝蘇蘇小姐的精彩發言,雖然剛剛的資訊很是勁爆,但是相信大家肯定早有心裡準備,畢竟昨天下午咱們哨所中心大道上小夥子們奔跑的風景線是如此的讓人熱血沸騰,就讓外麵那些心懷不軌的傢夥們失眠去吧!

博爾:“言歸正傳,首先是來自哨所工業方麵的資訊,蘇蘇小姐將為大家帶來第一手資訊。”

蘇蘇:“嗯,好的!今天早上哨所生產理事會伍仟秋部長下達最新新通知,第一工業區復工,第三工業區復工…”

王冊的小倉庫內,入鄉隨俗的王野大爺穿個大褲衩,盤腿坐在沙發上聽著廣播,桌子上擺著被吃乾凈的碗碟,漢子對著王冊饒有興致的講到:

“喂,小傢夥你們這裡沒有電視嗎?一個破收音機這幾天已經聽得我耳朵長繭子了,這小妹聲音挺甜的嘛!我去,勁爆啊這訊息你們這是打算造反嗎?昨天我真該去轉轉的這種場合怎麼能少了本大爺的身影,可惜啊!可惜,餵我說你是聾了嗎?小鬼?”

王冊嫌棄的白了他一眼道:“哦,對對對,你不穿著這個祖傳的花褲衩去真是可惜了!”

小胖子自問自答道:“蘇蘇?誰啊,這個陌生的聲音,一聽就應該是新來的。”

王野:“我……”

“我要出門了,你在我家老實點別亂翻,還有你的房租一天一個金券,夥食費一天同樣一金券,電費水費啥的生活費同樣一張金券,另外你要是出門的話惹了麻煩我可是不管的,咱們就是房東與租客的關係!”少年不厭其煩的對著漢子再一次一條條的說完~~~約法三章。

王冊拿著一個手動窄汁機,散發著晶瑩剔透的果汁緩緩流入木桶,這些都是富含生機的靈植果實,剛剛還在園子裡的樹枝上。

“剩的你們自便…”王冊放下杯子。

這傢夥還真是不拿自己當外人,今天必須給他講清楚,聽個廣播嘰嘰喳喳簡直比胖子還能囉嗦,我這裡可不是賓館。

王大爺換個姿勢繼續躺著也不生氣道:“腦帕波博雷,喂!小胖子,一會你帶我出去玩玩白,我給你一個金券怎麼樣?”這小鬼挺倔強,有意思。

劉玉劍放下雞腿眨眨眼道:“腦帕波博雷!”還有這好事,一個金券啊!

王冊不想搭理這傢夥,叮囑胖子幾句,就拿起早上收拾好的包裹,打算出門去又想起奧斯還沒起床,喊道:“奧斯卡你今天就不用看店了,跟著這倆傢夥,別給我惹事,聽到沒有!”

樓上房間:“腦帕波博雷!一金券!”

漢子心情大好白回去王冊一眼:“哈哈哈!腦帕波博雷!臭小鬼你忙你的去吧,哥心裡有數!”

我信你個鬼…。

王冊一臉無奈的走出門,長嘆一聲:“造孽啊!”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大冤種的錯覺,王冊搖了搖頭,驅散莫名的心緒不寧,可能是昨天晚上的自己多喝了幾杯的緣故吧。

或許是自己想多了,反正真要說起來,這哨所裡麵也沒啥可擔心的,胖子跟奧斯卡這倆個傢夥還能出啥事,這撿來的傢夥還是貨真價實的修行者。

雖然自己沒見過他出手,但是魔物那次確實靠的是他,而且眾人心裡都很清楚這傢夥很強很強,對大家也是真的沒有惡意的,按他本人的說法自己身受重傷,而且與哨所事已經先約法三章。

王冊壓下這些事情的念頭,跨上了心愛的小摩托:“先去百寶閣騎摩托,然後還要去科研所找歐修老爺子,下午還要去武者大廳一趟,我的武器,我沒焐熱金燦燦吶,嗚嗚嗚!…。”

銀龍湖,位處哨所東山山地區域三座隆起小山頭的交匯之地,湖泊麵積不大大約隻有綠鴨湖的一一半的大小,但是蓄水量卻與是綠鴨湖的三倍,可見這座山中湖泊的深度,銀龍湖的南岸一座高聳的大壩如一把利劍橫在山腳三座小山之間,閃爍著銀色的光澤。

大壩的西北就是哨所的規模最大的五號居民聚集區,銀灰色的大片的建築群與哨所電站和變電所建築交相輝映,湖色蕩漾映照著兩岸的青山與建築。

哨所的五號區,安裝著哨所最大的水利、風力發電機組,還有可以提供三萬多人居住的社羣建築群,最高等級的防衛,森嚴高聳的塔樓,矗立在樹木繁茂的山地之中,大約十組警衛廳的武者時時刻刻,守衛著整個地區。

五號居民聚集區內,王冊騎著摩托車從路邊的加油站駛出來,少年騎著車子行駛在居民區的道路之上。

除了感嘆這所小鎮的繁榮與熱鬧之外,這裡的保衛等級與武者實力也明顯高於十三號居民區,因為每次經過這裡都要接受層層嚴密的哨卡的盤查,

因為這就是哨所的五號區!而白塔小鎮則是灰眼的電力心臟!

山林之間,出了五號區的少年神采飛揚,沿著崎嶇的山路繼續向東北方向的山間行駛,摩托車的轟鳴聲在林間回響,驚動無數的山間林鳥,幾輛武者小隊的吉普車迎麵駛來,這應該是從武者大廳方向過來的。

斷崖之下五號區內的白塔小鎮被盡收眼底,風景如畫的山麓之內生機勃勃,林深幽影之間點綴著成片的紅墻綠瓦。

悠然的灰眼旗幟飄揚,五號區第一集體學堂內傳來一陣陣響亮的稚聲。

平坦的山路四周是低矮的灌木,一排排的路燈立在道路兩側,風景如畫,往南看去,目光所及之處哨所南方的大地盡收眼底,真是個搞研究的好地方。

東山最東南方一處麵積可觀的小山穀,建立在山中的二號區終於到了,摩托停在了山林道路的盡頭。

高聳的圍墻把前方的小山穀一分為二,圍墻裡麵就是守衛森嚴的科研區域,而科研穀外麵則是大片大片的種植區。

盡管不是第一次來到二號科研區,王冊每次到了這裡還是會感慨一下這幫搞研究的生活環境之優渥,簡直太可惡了!

二號區的山穀內部就是哨所的科研中心,歐修老爺子是武械所的所長。

山穀內建築風格也是五花八門,不同部門之間的建築風格差異很大,隔著老遠時不時就有一聲爆炸聲從穀內傳來。

大清早聽著美妙的聲音,王冊笑嘻嘻的在哨卡處停下摩托,優哉遊哉的下車步行。

穿過種植區,來到二號區高墻下的大門,這裡的守衛早就對這個小夥子熟悉的不得了。

畢竟是武械所所長歐修大師的得意弟子,王冊來到大門處,拿著身份牌順利進入高墻之內。

武械所,主樓磅礴大氣,就好像三把錘子一同交疊而起插在山穀之中,盡顯狂野的氣息。

煉金大廳,哨所在連續的陰雨天氣下到處都是濕漉漉的感覺,但是此刻煉金大廳之內,燥熱的火氣在空氣中彌漫。

大廳中心處,熾熱的火焰仿若咆哮的火龍,在巨大的‘熱井’之中泛濫。

一位滿身汗水,青筋暴起的光膀子子大漢正在把一桶火石扔進熱井,隨即數米高的火焰從井口噴湧而出。

而大廳內的眾人對此早已見怪不怪,隻是看了一眼便繼續自己的打鐵之路。”王冊眼紅的看著維娜絲的弓箭道:“這是源力水晶大姐!有破魔、斷空之效果,你這把弓要是放在修行者手裡,隻要一箭就可以射殺一頭吞噬級兇獸,在你的手裡那真是明珠蒙塵,哎!可惜啊。”維娜絲白了王冊一眼:“真掃興!反正你回去給我打造一把新的,我已經決定了,放心金券管夠,星辰妹妹這你快來看看這個東西,好漂亮啊!”被王某人狠狠的挖苦幾句,維娜絲絲毫沒有慚愧的想法,連忙反而拉著星辰繼續參觀這些戰利品,挑挑揀揀的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