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15章 泥沙俱下【下】

    

好好的,又咋了這是?呃!你這不送上門來了,少年突然換了一副麵孔悄悄道:“維娜絲給你說個好玩的樂子,有沒有興趣聽聽?”小姑娘白了他一眼:“乾嘛啊!”王冊鬼鬼祟祟指了指剛剛那幾個小夥子低聲道:“你聽?“維娜絲:“唔!怎麼了?”王冊淡淡道:“我就是覺得,這幾個傢夥在這裡跟咱們搶吃的,你難道不想給他們支走嗎?”維娜絲聞言一愣:“這倒是哦!那你說說看…”王冊:“你這樣…再這樣…嘿嘿!”維娜絲看了看王冊一拍他...寬敞明亮的倉房之內,一場牌九下來,讓原本酒醉飯飽的眾人心情復雜了起來。

首先是自詡高手的王冊同誌,此刻正凝重著神情一臉難堪,奧斯卡則是不停的撓著自己那頭金色的碎發,而一旁的王野大叔更是直接叼起了煙,不過被一腳丫子給踹飛了,於是更加的愁眉苦臉。

維娜絲大馬金刀的盤坐在門廳主位,時不時用自己那油光水滑的腳丫子,踹向狙擊自己的可惡敵人們,得意洋洋,眉眼之間盡顯一絲大佬的氣息。

而另一邊,星辰幫著霜痕收拾著鍋碗瓢盆之後,兩人沒有參與他們的飯後的活動,兩人就上了天臺吹著涼風,姐妹之間說著彼此之間的悄悄話。

一陣微風襲來,霜痕挽起自己如水的長發看向北方,北方高地,地勢雄偉,風景壯麗,此刻正有一朵朵煙花在空中綻放,盛大的歡迎儀式。

“這樣的生活你還習慣吧?”

“挺好的啊!來到這裡之後,真的好久沒有像今天晚上這樣子開心了呢!大家在一起圍著篝火唱歌談心,無憂無慮的,吃著煙火氣十足的食物,真想一直都這樣開開心心下去。”星辰瞇著眼睛看著星空,繁星點點,笑意盈盈。

霜痕聞言,也是感慨,敲了敲腳尖道:

“是啊!我也好久沒有像今天一樣了,剛剛真是喝了不少的酒,說起來我已經來到灰眼也兩個多月了,對了你的身體情況恢復的怎麼樣了?”

“按照這裡的武者的等級劃分的話,我現在的身體素質應該有武煉高階的水平了吧!隻是這些日子月華之力的提升卻越來越小了,體內的水源之力也接近飽和了,應該是覺醒等級的緣故吧!”星辰淺淺的喝了一小口酒,看著身側的霜痕沒有隱瞞,如實回答。

而霜痕則是疑惑問道:“覺醒等級?這是你們覺醒者的等級劃分嗎?”

於是星辰稍微思索片刻後,解答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一種感覺,可以感知到月晝上好像有著一層枷鎖,隨著這種感覺越來越清晰,體內源力,跟命器中的月華之力的提升也到了一種界限,應該隻有打破這層枷鎖纔可以突破等級,實力才能繼續提升吧!”

“也就是說一旦覺醒之後,命器會直接形成新的修煉體係嗎?”

星晨聞言眼珠也是一陣晃動,開動著腦瓜。

“唔?好像也不是的啦,具體的不同,我也記不清了,我現在的狀態,準確的來說應該隻是領悟了修煉命器的方式而已。

而體內的源力修煉,就是在一直汲取天地靈氣罷了,與下麵那位相比根本就是天差地別…,況且我現在隻記得幾個簡單的源力法術,月晝也是在月華之後,這些法術,技能我才慢慢的領悟的…”

“是這樣子啊!我好像明白一點了,從你剛剛的描述來看,我總結有下麵這幾點:

一是你的命器月晝,這應該是覺醒之後的能力具現,簡單說覺醒是先天的能力,而提升覺醒等級的關鍵,應該就是你的命器月晝之上,現在已知修煉它就需要吸收月華之力,至於怎麼突破就需要你自己感悟了,對吧!”

霜大小姐大腦飛速轉動,一雙漆黑的眼睛明亮無比。

她喝了口酒後繼續說道:“第二點就是你體內的源力體係,應該也是覺醒之後纔可以修煉源力,但是源力的突破上限卻由覺醒等級決定。”

“第三點,源力或許應該也跟氣血之力一樣,應該也有各種對應的修煉功法,或者說修煉體係,比如你現在需要的就是水屬性的修煉功法,這樣源力才能變成能力,就好像我們武者一樣的修煉功法才能練習武技,我想源力應該也是如此吧!”

“哇!霜姐你好厲害啊!竟然可以總結出這麼多,隻是修煉功法跟你們修煉的氣血功法一樣嗎?”星辰此刻已經滿眼的小星星。

霜痕啞然一笑道:“行了,臭丫頭你少恭維我,你可是覺醒者啊!

氣血功法修煉的說到底也是僅僅是為了覺醒打基礎而已,哪有捨本求末的道理,你也別著急,回頭我問問爺爺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到一門功法。”

“嘿嘿,那我先謝謝霜姐了,你爺爺一定是一位很厲害的覺醒者吧!”被關愛的感覺真的是暖暖的呢,星辰抬起頭看向身側的少女,有些帥啊!

“那當然了,我爺爺當然很厲害的哦!好了,天色不早了,叫上維娜絲咱們該回去了,這裡可沒有多餘的地方!”

霜痕有些心虛的拍了拍的星晨的腦袋,真是好舒服的手感,都有些上癮了。

趕緊結束了這個話題,自己的那個爺爺啊!一言難盡,想到這裡少女感到頭有些痛,自己爺爺今天下午剛到。

倉庫大廳,王冊無奈的大叫一聲:“啊啊!不玩了,不玩了,你們兩個也太臭了吧!”

奧斯卡反駁道:“啊對對對,都怪我嘍!你的牌不也臭的要死!”

少年一把扯下臉上的紙條,氣憤不已,指著對麵的奧斯卡一陣怒噴,一旁臭著臉卻癮大的老王扣了扣耳朵。

啊啊啊!!這兩人是來折磨自己的吧!牌技真是太臭了,還是怎麼教也教不會的那種,不玩了!

“哎呀,年紀大了果然玩不來這些年輕人的東西,我先去睡覺了你們玩吧!”

帶著墨鏡的漢子站起身來,做作的扭了扭脖子,跟正好下樓的兩位小姑娘微微一笑,然後直接從眾人眼裡消失了,下一秒出現在他自己的房間。

“哎呀!霜姐,星辰妹妹你們來啦!我剛剛可是連贏了四把哦!你們兩個小菜雞,還不服氣…”維娜絲開心不已,拉著兩位小姐妹開始炫耀起來。

“呦嗬,那你可是真厲害了。”

“那當然了!”

大姐的嘲諷被當成了誇獎,星晨捂著嘴偷笑。

“王冊,今天多謝你的款待,天色不早了,我先帶著她們兩個回去了,咱們~再見!”說完不顧反對,她直接拉著兩位微醺的小妹準備離開。

“哦!老王我也困了,先去睡了啊!”打個哈欠的奧斯卡實在是挺不住了,回王冊之前給他收拾出來的房間睡覺去了。

小胖子:“我困了,吃的好飽啊,我的房間呢?”

王冊:“庫房裡有幾個空沙發,自己搬來~~”

小胖子“哦”了一聲,直接躺到一旁的沙發上,開始呼呼大睡了起來。

其實原本倉庫二樓一共有四間客房,主臥是以前老頭子的,他走了以後王冊就給鎖了起來,另外三間臥室一個自己在住,另外兩間一個給那個半殘的漢子住下,一個給了奧斯卡,其實二樓麵積倒是還有幾間空屋,但是王冊懶得收拾。

吵吵鬧鬧的喧囂散盡之後,曲終人散,夜色闌珊中王冊送走了幾位姑奶奶,關上了大鐵門。

王冊推開臥室的門,一臉疲憊的栽倒在床上。

真是難得的靜謐時光啊!

十分鐘後,柔軟的大床上少年忽然起身,盤腿而起。

淡淡氣血之力開始從他的體表彌漫,王冊急速的執行了幾遍功法,淡淡的酒意被驅散。

“還是隻能暫時壓製啊!”

閉上眼睛,濃鬱的深紫色靈魂之力開始朝著全身彌漫,氣血之力隨著這股牽引的力量,在體內逐漸的沸騰。

少年此刻就像一個爐子,麵板一點點變成了紅色,無數的汗水變成水蒸氣直接從可憐的發絲之間盤旋而出,這種劇烈的氣血波動持續了大約一刻鐘之後。

王冊的麵頰之上,忽然有一絲絲黑色的霧氣浮現,隨後一閃而逝沒入少年的眉心,房間內一股玄妙至極的感覺,被一閃而逝。

“汙染啊!”一聲呻吟的呢喃。

漢子躺在躺椅上,他的身上猶如披上了一層銀色的罩袍,細碎的雷霆密密麻麻的閃爍著,就像一條條銀色的小蛇。

來回反復在其體內遊走,但是近看之後就可以發現,漢子體表那密如發絲一般纖細的銀絲雷弧,沉浸在其身上的每一個毛孔!

可見男人對雷霆驚人的掌控力,隨著滋滋聲音,漢子的身上時不時就會散出一絲絲黑色的霧氣,然後被雷電之力碾碎,徹底的泯滅。

假若說王冊是因為共生的原因,體內的那些時不時滋生的霧氣來自那灰色眼睛帶來的一點點副作用。

那漢子就是在魔物的汙染了裡麵泡了幾個月的澡,身上的魔氣更是堪稱恐怖。

許久之後漢子睜開眼睛,那是一種深深的疲憊,漢子一揮手四個小旗子跟喚雷珠被收回,靈識一掃而過,幾個小傢夥都進入了夢鄉。

“人生寂寞如雪啊!或許徹底磨滅這魔物的汙染,我也就能踏入天人境界了!果真福禍相依…”

說完漢子沉默了下去,一雙褐色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窗外的夜色。

到底是哪一夥人暗算自己,三房的人,還是大房?還是那幾家的人?漢子搖了搖頭壓下念頭,根本猜不出來,或許都有可能,或許是借刀殺人…。

夜色三更,窗外漸漸起風了。

“終於來了啊!”王野忽然站起身來。

隻見一道身影出現在王野的房間之內,然後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對著王野半跪而下。

黑袍男子:“少主恕罪,屬下來遲,罪該萬死!”

王野看著他問道:“行了,起來吧!我家那邊誰來的?”

黑袍人:“是王五爺,還有學院的一位館主教導員!”

“嗯,我知道了!”

嘖嘖,沒想到不僅五叔來了,竟然還有一位館主大人,還是不要讓他們發現纔好,好不容易可以偷懶一段時間,嗬嗬!

沉默少許王野回過視線吩咐道:

“既然如此,你去幫我找些東西過來,還有不要讓組織的那幾個狗東西來煩我,還有絕對不準泄露我的行蹤,沒有我的指示你保持靜默就好!。”

說完漢子繼續坐回躺椅上。

隨後王野拿出一張紙條扔給這個黑袍人說道:“好了,你退下吧!”

“是,少主!”

黑袍人說完後,身體就像陽光下的影子,緩緩消失。大的束眼,從天際墜落的雨水竟然向天而回,好似好似時光倒流一般,轉瞬之間千裡大地從大雨滂沱變成了朦朧細雨。地麵上,整個西荒無數的獸族隻感覺心跳像是突然慢了一拍,開始躁動不安起來。明珠湖內青蓮島內的青蓮山的頂峰,一隻白虎仰天長嘯,隨後三十三道蠻荒的氣息直沖天際,虎嘯龍吟的明珠湖內萬物顫栗,就連那隻白白胖胖的懶散大熊貓也搖動了滿山的竹林。灰眼哨所上方的天空,原本遮蔽陽光的漆黑雲層頃刻之間變了顏色,從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