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2章 擦肩而過

    

,抬頭看天的少女起身拂去衣服上的灰塵疏懶腰身,黑色的風衣下身姿曼妙,曲線迷人,不過無人欣賞。“維娜絲休息好了嗎?”王冊問道 小姑娘金色的長發蓬蓬鬆鬆,幾片落葉安靜的趴在上麵,哦,你在賣萌嗎大小姐?少女吃飽之後心情大好:“休息好啦,要開始了嗎?好激動,吶吶!”小姑娘心裡鬥誌滿滿,機動心顫抖的手,握緊手裡的長弓,一會一定要好好叫這兩個傢夥刮目相看,本女俠也不是吃醋的,一定要大展身手,自己可是苦練多年...大雨如梭,哨所閑下來的人民,熱情的擠在道路上。

許城不滿的對著哨所現在的交通情況繼續輸出著,馬克對這傢夥早已習慣了,充耳不聞,巴德爾也不搭理他,他正一臉的癡迷,手裡拿著剛剛領來的狙擊槍反復磨擦著。

補覺的妹子煩躁道:“許城,你給我閉嘴,能不能安靜一會,欠削了是不是?”

“忻姐,你別這樣暴躁,小心以後嫁不出去…”

“邦!邦!”

車輛路過二號工業區,馬克看向遠處那數十米高的巨型巨型煙囪,以往冒著滾滾濃煙的廠房如今已經安靜了下來。

馬克拿起對講機開口講道:“接到哨所通知,咱們此次的任務是前往哨所西北的晶火,到地方具體任務我會告訴你們,一路上途徑六處據點,十三個暗卡、兩座礦山、一個油田、今天晚上出發。

還有,一會我們需要順路配合哨所的三隻運輸車隊,為他們提供十天的護航任務,記住任務不準與他人提及,電臺必須藏好!

馬上就要到東門防禦區,咱們與大部隊匯合之後,不準與其他武者沖突,不準透露任務相關情報,記住荒原上遇到沖突以第一任務為準,必要時候可放棄護送任務,明白沒有!”

“收到!!!”

“是隊長!”

“放心吧老大,保證完成任務…!嘻嘻!”

許城聽著耳邊低沉的語氣,不由的詫異道:“怎麼了,心情不好,放心吧,我們不怪你,反正都習慣了…”

馬克看了眼窗外平靜道:“你又知道了?”

突然身後的昏睡的小姐姐開口道:“嘻嘻!不會是咱們大隊長的狩獵隊申請書又被駁回了吧!”

許城咧嘴一笑,看樣子是被說中了,一旁的裝模作樣的聞言嘆了口氣,拍了拍隊長的肩膀,心中唏噓不已,自己這位好兄弟,已經第三次遞上申請書,或許這就是無奈,倒黴催的。

馬克沒有回話,隻是眼神愈發的深沉了起來,沒有反駁,其實剛剛還有一句話他沒說,任務等級·黑色!

忽然,一輛摩托從車隊的對麵疾馳而來,然後幾道刺耳的剎車聲,身披雨衣的小夥子眼神明亮的出現在車窗之外…。

女子看著窗外突然好像看到了什麼,不顧風雨落下車窗喊道:“喂!小王冊!”

驚喜的聲音從車外響起:“忻姐!”

“臭小子,快過來,給姐姐看看是不是又長高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還換發型了,呦嗬!你身邊的這位小妹妹好可愛啊!小子給我老實交代從哪裡拐騙來的?……”

說著女子對著王冊的頭就是一頓盤,王冊雖然滿臉不情願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站著,等女子說完了所有的話,最後很無奈的抗議道:

“忻姐,你給我留點麵子,好不好,我這剛長出來的頭發…”

柳忻嗔怒道:“好你個臭小子,我就搓,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反了天了,站好了!”

少年一臉的無奈:“是,是,是,忻姐您大人有大量,對了忻姐,你們這是要出去嗎?”

雨聲滴滴答答,摩托車旁邊星辰撐著傘安靜的聽著二人的對話。就好像一位大姐姐在教訓弟弟,女子語速很快,車子沒有熄火,王冊時不時的撓頭傻笑,車內許城,馬克時不時插一句話。

“少打聽,哎哎哎,你小子起開,這位妹妹是誰啊?好漂亮的小姑娘…”

星晨向前糯糯道:“忻姐你好!我叫星晨,是王冊的朋友。”

“哈哈,小姑娘真乖,過來點…這臭小子要是欺負你,你給姐姐說,看我不收拾他…。”

柳忻眼神一亮,用寵溺的眼神看著小姑娘,一臉的姨母笑,同時狠狠的瞪了自己這位小老弟一眼,好小子上次還帶著維娜絲那丫頭。

於是大姐姐拉著星晨的小手,充滿八卦的問東問西,一頓的誇獎,小姑娘可可愛愛,跟瓷娃娃似的,銀色的頭發呢,姐姐太喜歡了。

“嗨!”

“許大哥,馬克大哥…”

王冊跟許城,馬克聊了一會,因為柳忻的緣故,幾人也算熟人了。

王冊打斷她們的竊竊私語:“好了,忻姐,我還有事,咱們下次再聊。”

隨後在王冊介紹下,星辰透過車窗看向裡麵的幾人,從王冊出現之後,劉忻的略顯溫婉的嗓音中就開始夾雜著點點的喜悅。

這位姐姐好溫柔啊!星辰心中想到,她好像跟王冊很熟的樣子,這還是第一次見王冊跟人這麼親切聽話呢?

一陣疾風吹過,王冊揮了揮手,忻姐等人走了。

道路兩旁是不知名的狼尾茅草,銹跡斑斑的鐵欄桿沿著曲折的道路綿延幾公裡,高聳的路基之上星辰轉過身。

小姑娘發現河對岸的種植區裡麵時不時有人影閃動看樣子,是身手矯捷的武者,雖然隔了層層雨霧但是依然被星辰看的清清楚楚,因為對一位覺醒者來說這點霧氣不值一提。

王冊解釋道:“河流的兩側是種植園,裡麵都是哨所種植的各種高產食材,大片大片的穀米之物起碼兩層樓高,還有的果蔬之植物,五花八門,都是哨所幾百年來培育出的種。”

“好厲害哇!”星晨眸子閃亮。

雨中的清晨,清澈的空氣帶著泥土的芬芳,摩托車停在橋上。

橋下是呼嘯的河水,河水是連結銀龍湖與綠鴨湖的河道,少女在雨中漫步,星晨心情愉快。

來到哨所的這些日子裡,灰眼哨所裡麵的人都好親切呢!

王冊站在路邊對著遠處發呆,小姑娘路哼著歌在路邊采野花。

星辰瞪著大眼睛摸了摸肚子,看向那一個個五顏六色的果子,種植園裡麵好像有什麼的東西,原來是一個個工作人員在采收。

所以小姑娘不禁嚥了下口水,因為這些果子看上去很好吃的樣子,哇好想吃呢?但是我好像沒有錢額!

臭王冊早上就帶我吃了幾個包子,哼!真摳門!

我都看到那邊的店家裡有很多好吃的,想到這裡星辰心中暗自決定一會就去找維娜絲她的二姐去告狀。

“喂,星辰,該走了!”撐著傘的小姑娘聽到不解風情的呼喚。

星辰轉身,白色的裙子被雨霧打濕,小姑娘走到他身邊,問道:“王冊,你跟這位大姐姐很熟嗎?我看她好像對你很關心的樣子呢!”

王冊沒有多想解釋道:“哦,你說忻姐啊!以前老頭子在的時候,忻姐跟她奶奶是我們家的常客,所以小時候忻姐很照顧我,對了,忻姐她煮飯超好吃的,而且她還給我洗過衣服呢?就是脾氣太暴躁…。

可惜自從老頭子走了,忻姐的奶奶就移情別戀了,還有自從她進了衛隊就忙了起來,見麵的機會就少了許多…,你怎麼了?發燒了嗎?臉怎麼紅撲撲的。”

星辰坐在摩托車的後座,小臉看紅彤彤的恍神道:“啊!沒什麼,咱們走吧。”

“嗯,我一會有點事,我先送你去維娜絲那裡吧,我讓維娜絲帶你在哨所裡麵轉轉看一看,對了,你一定要記住我事先交代的話,別人問你就說你是我河裡救的,別說漏嘴了啊!”

小姑娘嘀咕一聲:“那好吧,可是昨天你說你說今天有空的呢!”

小姑娘心情失落了,因為來到灰眼的這十幾天,王冊基本上是天天見不到人的狀態。

有時候甚至一消失就是兩三天,找都找不到,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就連自己在哨所的手續都是維娜絲給辦的,真不靠譜。

“你說什麼?”王冊疑惑道。

星辰:“我沒說話啊!你聽錯了”

完了學會撒謊了!!!!!

“哦!那你抓緊了,我要加速了!”

說完王冊一個加速徹底消失在雨幕之中。

王冊帶著星辰,清晨的雨汽,微寒的晨風,交錯而過的車隊,短短兩分鐘的照麵之後兩撥人漸行漸遠。

其實在哨所就是這樣,看上去很大其實很小,在馬克等人的眼中,遇到王冊這小傢夥平安無事活波亂跳的樣子,自然多了一些聊天的談資,就知道這小子福大命大。

車子即將進入東門小鎮,就連天空上漆黑如墨的烏雲都變的順眼了不少,因為回家兩個字在荒原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是啊!王冊平安的回來了,盡管哨所的普通人並不知道王冊帶著維娜絲跟風鈴的小公主悄悄去明珠湖溜了一圈,因為建城的大事情已經讓灰眼的群眾雞血滿滿,但是武者中間還是有不少有心人已經發現原本到處搗蛋的維娜絲小公主竟然消失了。

隨之小王冊拐走百寶閣的執事大人的心肝寶貝的訊息不脛而走,那事傳的是一個玄乎,一度讓威利斯跟高大長老抱怨不已。

而現在小王老闆又帶了個姑娘回來……!正好自從王冊回來之後哨所雨季來臨,大爺大媽比較閑,自然就你懂的,燃燒吧夕陽紅!

畢竟對哨所裡麵的人來說,八卦就是最好的下酒菜。

而今天隨著暴雨漸小,近乎下來半個月的暴雨有了停歇一下趨勢,灰眼大廈頓時下了十幾條法令,中部行政區立馬飛速運轉起來,把握住這難得的幾天的雷暴斷層期,灰眼的第十六、十八、物資倉,糧食倉庫全開倉了。

因為有暴雨的緣故交通斷絕,所以原本野外充裕的食物來源涼了。

所以哨所隻能派出武者小隊,在雨勢間歇的時候開始給在外的哨卡、小鎮、暗哨,等等旗下勢力配送緊急物資、比如藥品,武器,火石,等等補給…。

當然比如明珠湖之類的據點,他們食物儲備充足,足以堅持個把月,餓是餓不死,隻是醫療後勤科技上的物資,也要哨所支援。

沉寂了大半個月的哨所各種車輛奔騰不息,此時哨所之內近乎六成的武者都接到了通告。

另外哨臨時發布了一連串三百多條任務,讓哨所內迴流的各方自由武者、民間狩獵團、傭兵等組織一下子燃燒了起來…。

灰眼大廈之上一位老人喝茶熱茶看向雨幕之中,此時的灰眼,這短短半月的時間已經再次多出來了五六萬人。

這些人中除了來投奔的武者,以及旗下勢力的家屬,還不乏一些流落無家可歸的普通人,哨所內部的人口規模已經近乎四十萬,這還不算巨墻之外的流民。

所以僅僅隻是一天的時間,單單食物來說一天的吞吐量都是堪稱恐怖,所以灰眼必須把握這幾天的機會,派出車隊,支援四方,因為武者真他奶奶的能吃啊。

忽然老人,樂嗬一笑道:“養著這一個個都是飯桶,不操心不行啊……再過兩個月荒原上最盛大的的神啟節~就要到了,嗬嗬,是該熱鬧熱鬧了”的白虎打的天昏地暗,戰鬥力上甚至比它還要強上一點。此次不遠萬裡帶隊前來荒原的西部,自然不是觀光明珠湖,不過現在他好像發現了一點有意思的事情!龍圖站在山巔,目光幽深像是在思索著什麼,突然玩味一笑道:“嗬嗬,有意思…”他身後站著幾十位雲氏一族的戰士,而那位叫做雲軒的少年正恭敬的等待他的指示。龍圖語氣如山洪響徹道:“雲軒我給你五個小時的時間,去把這兩個小毛賊給我抓回來,日落時分飛舟會準時升空,趕不上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