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84章 港口沖突

    

君寒一臉的受寵若驚,不卑不亢的一一陪著笑臉,但是餘光卻始終留意著場中的變化。這也讓風鈴哨所遠道而來的兄弟們,放下下了心裡的石頭,好像回到了家裡的感覺,其實無論灰眼還是風鈴的武者們,他們的業餘生活大多是枯燥而乏味的!越是見過了荒原的風風雨雨,就越是享受可以像現在一樣,大家聚在一起大吃大喝上一頓,再看上一場酣暢淋漓的比武,以得意來懷念自己年少時候青春,來慰藉飄搖的人生。時間過的很快,但是對於正在比試的...“嘟嘟嘟嘟…,格嘰格嘰!”

一輛頗具年代感的敞篷老吉普,四輪飛轉,塵土飛揚。

噴著五顏六色亂七八糟塗鴉的車門上印著三個大字,科研所。

“滋滋滋!”

一陣急剎,歐修老頭手裡拿著一把巨大的鍛造錘從車上一躍而起。

老頭如怒目金剛,舉著大錘就是一招狂躁的力劈華山。

對著數十米外的一道身影就招呼了過去,大錘在半空中發出風雷之音,讓人側耳注目。

“咣當”一聲巨響,聲震四野。

“臥槽!這誰啊?”

“狗日的哪個不長眼,找死是不是!”碼頭亂作一團,十幾個漢子忙如同洗衣機裡的衣服,飛了出去。

“鐺鐺鐺!!!”金屬的碰撞聲猛烈的撞擊,讓無數擠在碼頭的工人頭暈目眩,大地掀起無盡的的塵埃。

“我尼瑪…誰啊!”一個坦胸漏乳的兇狠漢子氣憤不已。

一把黑色的大錘與一雙巨大的鐵拳發出,“duang,duang…”的巨響。

高大的青石臺山,起重機吊著貨物正在旋轉,半空中的一個個碼頭大哥瞪著眼驚呼:“我尼瑪,真猛啊!這兩人誰啊?”

“我怎麼感覺像是哨所裡麵的人呢?”一個小眼尖的小夥子指著遠處的那車隊說到。

吊機師傅:“哦哦哦!我說呢,都給老子停工,別打擾了兩位大佬動手……”

小夥子:“???”

二人這突如其來的暴力交手,讓上方圓數十米變成了禁區,十幾個倒黴蛋被二人的交手震飛出去,此刻正站在人群中一臉懵逼。

一位大漢爬起來就破口大罵,不料剛剛沒罵幾句,就被一群肌肉老哥給圍了。

一個玩味的聲音道:“咋滴,小老弟看你不服氣啊?大哥陪你玩玩?”

“幾位大哥別沖動,小弟有眼不識泰山,嗬嗬,我還有事你們忙,你們忙”說完帶著一群刺龍畫虎的小弟落荒而逃,一溜煙消失在人群中。

說話的男人一身黑色皮衣暴露出一身的腱子肉,渾身隆起的肌肉塊就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樣,兩米多的身高。

純純的天選打鐵好牛馬,男人就好像一個移動的坦克,寸頭大方臉,一雙濃眉大眼虎視眈眈看著戰場對麵的一群人。

充滿力量的雙臂上青筋暴起,上麵紋著兩個交錯的錘子,古銅色的麵板一根手掌上厚厚的繭子昭示著男人的身份。

漢子挑釁伸出手,大拇指朝下,挑眉道:“嗬嗬!不服啊?”

這個身份神秘的男人就是灰眼大長老高山河的驕傲也是大冤種,他的大兒子,歐修的關門大弟子,高烈。

一群人站在戰場外,高烈身邊的齊源神色緊張了說到,師兄你別折磨囂張,我怕一會咱們吃不了兜著走…。

“大師兄,師傅這身子骨撐得住不,你也不攔著點,一大把年紀了怎麼還這麼暴躁,萬一打輸了,咱們哥幾個又要倒大黴了。”

“邦”的一的聲,高烈的給了是二師弟一個愛的重擊。

高烈低頭看了齊源一眼:“住口,如此時機,怎可長他人誌氣,再說了咱們家門口,怕什麼?”

接著又對身後的師弟們訓斥道:“都安靜點,少說廢話,你們幾個都看著點,師傅難得出手,誰再廢話八百斤掄捶三小時”

說完高烈不再言語,漢子宛若鐵塔一般,直視著對麵的一群人,一雙鐵拳擱置作響,師傅大不過,這不還有徒弟呢!

另一邊的一群人,也是離得老遠,一個個肥頭大耳,腿粗腰圓的漢子。

場中的碰撞愈發激烈,兩道身影更是打的難解難分,歐修大鐵匠的巨大錘子,每一次揮動都會掀起道道雷霆之音。

結實的大地被一錘重擊就砸出道道裂紋,可想而知這鑄造錘的重量,憑借這樣一把足以開山裂石的大錘,歐修老爺子橫沖直撞就像一隻狂暴的野牛。

反觀一聲聲怒嗬的鐵拳老者,一頭虛白刺發,宛若鋼針,一雙虎目炯炯有神,他身軀粗壯魁梧,雙手過膝,好似一隻銀背大猩猩。

而且身手甚是敏捷,一雙鐵拳臂鎧揮舞的密不透風,竟然可以硬撼重若千鈞的大錘,二人打的那是一個難解難分。

“老犀牛,你這錘法打打鐵還行,但是妄想壓老夫一頭,那火候還差了點,看拳~!”

隻見老者雙腳一踏地麵,厚重的氣血之力透體化作一雙沙包大小的拳頭,直接給歐修震開十數米之遠。

大猩猩老頭騰空而起,雙腳猶如發動機,踩到空氣一陣爆裂。

隨著登高,那鐵拳之上爆發出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壓,果不其然這鐵拳老者真是一位突破氣血桎梏的氣血騎士,這一下讓周圍烏泱泱的圍觀人群大驚失色,扔下貨物撒丫子就跑。

j就連看熱鬧的傭兵,淘金客,這些武者原本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群,都臉色一變趕忙向後退去,深怕被殃及池魚,清場效果直接拉滿,可見老者這攪動風雲的招式威力無匹。

短短數秒,鐵拳老者沖天而起,鐵拳之上爆發刺眼的灼熱的氣息,帶著刺耳的破空之聲直墜大底,向著地麵上的歐修襲來。

鐵拳老者喊到:“老犀牛,吃老夫一招,大力神拳·力之極·飛火流星墜!”

與此同時,歐修老爺子,同樣擺動手中的巨錘,深褐色的氣血之力透體而出,隻見原本黝黑的大鐵錘之上冒出“滋啦,滋啦”的電流,這鐵錘竟然蘊含雷霆之力。

身為一名鑄造師,而且還是宗師,歐老爺子的武器,是一把價值不菲T8級別源力武器,而且非常適合其擼鐵大師的身份。

在荒原上,T6級別以上的的武器在任何地方都是難得一見的珍稀武具,隻有那些真正大勢力中的精英武者或者氣血騎士級別的高手纔有資格使用的。

在荒原的武具等級分為一到九等,比如王冊從雲氏搶來的火焰長劍,黑色長鞭,機械武具,包括小富婆維娜絲跟風鈴公主大人的武器都是T4級別的頂尖源力武器。

可以憑借源力武器上的源力符紋,施展元素類的攻擊,當然上限比較低,而且實力不足強行使用的話還會有元素反噬。

雖說都已經是價值千金的好東西,但是與這兩位的一筆就小巫見大巫了。

哨所這位平時深居簡出的歐修老爺子,竟然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氣血騎士,沒人知道為什麼老人如此蠻不講理,開著車沖過來就是打。

關鍵沒人敢攔住點,就連港口的護衛隊,到地方一看來了句:“這事管不了,直接溜了。”

場中,歐大師瞬間凝聚出一副閃著厚重氣息的氣血鎧甲,把手裡的大錘“砰”的一聲砸在地上,雙手握住錘子的錘柄,眼中散發出無盡的戰意,怒喝一聲:“力之極·破空錘·氣貫山河…”

半空中熾熱的氣息,從天而降,大地之上雷電之力升騰而起,兩位氣血騎士的突然出手掀起的波瀾,讓身處哨所之內的一些武者都莫名的感到了莫名的心頭一慌。

更不用想這碼頭地界各大勢力的武者,越是靠近戰場中心的武者,越是心驚肉跳,那呼吸都不順暢了,窒息了威壓席捲千米方圓。

更有一些實力不濟的低階武者,連氣血之力都無法凝聚,不過那些普通人倒是沒有什麼感覺,隻是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目瞪口呆。

高烈一把抽出身後的重劍,一股莫名的氣機從重劍上湧起,把身後的師弟們包裹起來,為他們擋下即將爆發的碰撞餘波,同樣的景象另一邊另一邊也是全力防禦。

碼頭外圍這邊,一些自持實力不俗的武者,紛紛開啟氣血之力,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位強者的交手。

電光火石之間,兩人碰撞到了一起,隻聽“轟隆~~~”一聲巨響。

猶如火星撞地球的異變,奇跡炸裂,一陣大地碎裂的沉悶聲響,無數的土石沖天炸裂蹦飛。

地麵上乾燥的泥沙,石板,那是開心壞了,紛紛沖向天空,爆裂的氣機從碰撞的中向著四周切割著空氣,火與電的能量交織撕扯著整片空間,四野一片狼藉碎石遍地。

烈風河上都掀起十幾米高的巨浪,河水爆炸而開。

無數人瞪大了自己二十四氪合金狗眼狗眼:“我我我曹………這就是氣血騎士交手的威力嗎?恐怖如斯…嘎!!”

感慨還沒完,音爆帶著氣血之力的掃過,一群群的武者頭暈眼花,噠噠噠的暈倒了一大片,更有數十位嘴角滲血的倒黴蛋,趕緊運功調息體內暴動的氣血之力。

二人這一招,可以說已經超過了武煉巔峰實力的武者太多太多,無論是氣勢來說,還是按血脈騎士之力純粹等級。

這種武者突破氣血桎梏的血脈氣息讓低階的武者從骨子裡感到驚恐,所以整個碼頭綿延幾百米的客船發生了騷亂。

所以不少普通人人跌到了水裡,場麵一時間失去了控製,那場麵就像被人扔了一顆深水炸彈在臉上,然後強行餵你吃了一臉的小可愛,我謝謝你啊!

就在剛剛,有一條小船從北方的一條支流轉入主河道順流而下,碼頭突然發出的驚天音爆,同樣讓這艘小船的搖晃振動不已,狂烈的風裹挾著滿天水氣打濕船上幾人的發梢,少男少女眼神熾熱。

王冊跟維娜絲站在甲板最前方,金發小美女滿心欣喜,手指著大地上的宏偉要塞,好像盡職盡責的導遊嘴裡喋喋不休,突然一聲巨響打斷了小姑孃的發言。

空氣中爆裂的氣息,把烈風河上的水氣都被掃了一遍,熾熱,電流,力量,狂亂的氣流,大地上升騰而起的塵埃,讓身為武者的幾人瞬間汗毛倒立。

王冊高聲道:“不好,發生什麼事了,這就是氣血騎士的交手……”

隨後百米高的煙塵映入眼簾,如此景象,讓王冊腦海不免宕機一秒鐘。

這一幕讓眾人不禁回想起之前,在麵對那隻碧眼金蟾之時,幾人藉助氣血符爆發出力的搏命一擊與這等威力相比簡直就是小打小鬧。

碼頭上騷亂不已,奧斯卡不瞪大眼睛,喊道:“臥槽,你們家這的人都折磨暴躁嗎?氣血騎士也出來搶地盤………了”

“刺激啊!老王!真不愧是氣血騎士,這**裸的武力值,這恐怖的沖擊感,真是夠猛夠帶勁啊!”黃毛少年化身嘴炮,喋喋不休!

維娜絲皺著眉頭,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疑惑道:“額!好像是歐爺爺誒!””王冊翻了個白眼:“我就是閑聊幾句,這夜深人靜的不是怕你們兩個無聊嘛。”“所以你說來說去,就像是想告訴我們,你們灰眼有一個據點就在這林子附近是嗎?”霜痕打了個哈欠,纖長的睫毛在月色下顫顫乎如同瓔珞輕合,少女扭動伸展著腰肢,美目顧盼之間發出慵懶的細語。少年在後視鏡中咧嘴一笑調侃道:“嘖嘖嘖!你看看人家,不枉在下一番口舌…”“哎呦!你敲我乾啥!”“哼!別以為本姑娘聽不出來,好好你的開車,狗嘴吐不出象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