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67章 烈風驚變

    

香餑餑一般的存在,因為必竟跟狩獵隊那些一年到頭見不了幾麵的傢夥們比。大娘們可不想讓自己的心肝小棉襖以後一不小心跟隔壁的某某某一樣變成寡婦,但是有意思的是,恰恰事與願違。每隔一段時間在灰眼就有暴跳如雷的大娘拿著掃把追著自己的閨女,而同樣另一邊某位狩獵隊的精神小夥被自己的未來的老丈人拎著傢夥事揚言打斷臭小子的狗腿。那真是能追出八條街去,這也是灰眼每年都喜聞樂見之雞飛狗跳的保留節目。在灰眼哨所的中部有著...王冊被追的灰頭土臉。

少年大喝一聲,停下腳步氣喘籲籲的拿出一物對著追來的四人喊道:“行了,你們別太過分啊!”

看到王冊拿出的東西,原本氣勢沖沖的幾人立馬剎車,竟然還退了十幾米。

幾人都是警惕的看著王冊手裡的黑色東西,不是別的正是讓他們幾人痛徹心扉的美人蕉果實,誰能想到大清早的,這傢夥竟然會隨身攜帶這東西。

文金剛指著王冊道:“好哇,你個不要臉的傢夥,有本事放馬過來再大戰三百回合,玩陰的你算什麼好漢!”

王冊玩味笑道:“哦?是爺們你們過來啊,我這小玩意可是寂寞難耐啊?”

說完故作聲勢就要扔過去,讓對麵的幾人大驚失色,連忙再退,然後對著對麵的傢夥一陣鄙夷怒罵。

“喂喂,你們罵夠了沒有,哎,原本我還打算把這個東西給你們來著,誰讓我是個大好人呢?現在看樣子你們是不需要嘍?”

說完王冊又掏出一個小瓶子,裡麵裝著黏糊糊的黃色液體,正是美人蕉的樹汁。

認出物品的幾人立馬露出喜色,卻又不好意思開口,場麵有些尷尬。

不過咱們的圓臉黑小夥卻沒有一點壓力,一臉諂媚的走到王冊身邊眼中盯著王冊手中的小瓶子。

“哎呀,王哥,我的好大哥,小弟剛剛就是給您開個玩笑,哎呀你看看這袍子都臟了,我給你打打,有這好東西您不早說,都是誤會誤會,再說了咱們都是一家人,王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這瓶子小弟給您收著,嘿嘿!”

說著文金剛突然動手向王冊手中的瓶子奪去,不過卻沒有得手,被王冊輕鬆躲過,二人一對眼同時嘿嘿一笑,兩隻小狐貍,一切盡在不言中。

文金剛退了一步收起笑臉,指名道姓怒道:“姓王的,你開個價吧!”

“五千金少一個子,免談!”光頭少年露出潔白的牙齒。

聞言圓臉寸頭的小夥子,臉氣的更圓了:“王冊,你別太過分!”

“哦!過分啊,那我走了!”王冊作勢要走。

圓臉小夥立馬勸道:“別走別走,我們要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你等我一下!”

說完小布跑回去,四位黑小鬼一陣掏兜,最終一大紮子金券被王冊收走,拿到解藥的幾人立馬消失在山穀內。

留下一句豪言:“王冊,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等著小爺下次一定叫你好看!”

這場鬧劇給沉悶的據點帶來了久違的歡快,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午後一條雙桿帆船沿著山中七拐八彎的水道進入了一條寬廣的大河之水中。

而這條河正是西荒第一長河,烈風河!

甲板上一個銀色的吉普車被牢牢固定在上麵,王冊坐在車裡聽著音樂,戴著從車裡摸來的墨鏡,哼著小曲。

一張張金券在車廂裡閃耀,嗬嗬!人生的快樂,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奧斯卡躺在副駕一臉享受,而船艙內的三位少女一臉鄙視的看著車中二人,男人果然就是沒有一個好東西。

小船沿著河水一路向南,往北百裡就是明珠湖的水係,往南百裡水程則是烈風河的主流。

順流而下不出七日,就可以進入灰眼哨所東門外的那條支流,

烈風大河橫絕荒野,流域綿延十萬裡其水係縱橫更是四通八達,乃整個西荒最為重要的黃金商道,無數的貨運都依托這條大河,而大河的源頭之處有一個水寨,不是別的正是灰眼的隱秘據點之一青龍寨。

一葉孤舟順江流,兩岸山勢奇絕,西荒之山野氣象萬千叢,遠山如黛,河水如龍。

不知是幾日後,玄水山脈綿延的群山之中,一條小船飄蕩在烈風河中翩翩而行,明月高懸水麵朦朧。

“醒醒!都醒醒!船好像不動了…”銀發小姑娘站在甲板上,她麵色驚慌,開始奔向船艙!

夜幕之息,無聲無息,他們的小船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定在水麵之上。

星晨的呼喊,引發小船之內的一陣搖動。

王冊第一時間來到甲板之上,少年看著大河之內的滔滔河水,立馬起身檢視。

霜痕走出船艙問道:“發生什麼了?”

幾分鐘過去了,幾人站在甲板之上,遠方的河岸漆黑如墨,河中心小船好像被一股力場死死拉住,眾人的臉色開始浮現慌亂,小船還是無法移動。

奧斯卡看著幽幽的河水,百思不得其解,一拳打在水麵之上掀起波濤,怒道:“到底什麼情況,真是見鬼了不成!”

維娜絲大小姐還在睡眼迷濛,搖晃著走來。

王冊盯住水麵,靈魂之力沿著船身向著湖底急速掃描而去,星辰托舉著小月,一道銀色的光罩把小船包裹起來,奧斯卡看著小船還是死死的被定住,飛速來到底倉開啟發動機,隨後眾人來到駕駛艙。

隨後一陣急速的爆發力推著小船向前沖去,小船竟然還是一動不動,奧斯卡把推進器推到底,馬達從一成到十成,保持最高馬力,但是小船僅僅前進了十幾米。

奧斯卡大驚失色道“這是到底什麼情況?”

王冊說道:“行了,熄火吧!沒用的這好像是一種引力場,看來我們碰到麻煩了!”

奧斯卡疑惑道:“引力場,那是什麼東西?”

王冊思索少許道“我也沒見過,隻是聽人說起過,我剛剛對水下探查了一番,發現這股力量好像來自水底,它死死的拉住了船身,如果我猜的不錯,咱們這座小船已經成了一座孤島,我們也被這股力量拉住了,試一試就知道了!”

霜痕問道:“怎麼試?”

王冊看了大傢夥一眼道:“到甲板上去一試便知!”

眾人來到甲板,王冊看著奧斯卡說道:“奧斯卡,我記得你的甲冑上有一個可以短暫飛行的法術吧?”

奧斯卡愣了下回道:“額,你是叫我飛起來試一試?”

王冊定聲道:“沒錯!”

奧斯卡看著漆黑的天空道:“那好我試一試!”

奧斯卡氣血之力湧入身上的甲冑,隨後一陣青光爆發,一個青色的羽翼出現在他的身後,點點的風元素向著奧斯卡身後的羽翼匯集,青光一震奧斯卡慢慢升空而起。

王冊看著奧斯卡飛起來鬆了口氣,奧斯卡浮在幾人頭頂,王冊思索一下再次說道:“往前飛試試”

奧斯卡聞言,繃緊心神操縱身後的翅膀,青光一閃向著前方的天空一沖而起,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一陣拉力拉住了天空中的奧斯卡,青色的光翼爆發刺眼的光芒,奧斯卡眼見無法往前飛,身體好像被嵌在了水銀裡一樣就連揮手都變得吃力,沒辦法緩緩退後一段距離再次向上飛去,十幾秒後奧斯卡飛回船上。

鬥大的汗珠沿著奧斯卡的臉龐滑落,奧斯卡無力的坐在甲板上氣喘籲籲的道:“沒用,出不去,方圓百米空間都被你說的這個立場定住了,我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累死我了!”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眾人不知所措,經過幾輪的商討,王冊打定了主意。

王冊走到船邊,注視著烈風河滔滔不絕的河水、

少年緩緩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隻有下去一探究竟了,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定住了我們,如今已別無他法咱們隻能冒險一試…”

銀發小姑娘走到水邊道:“那好,我陪你下去。”

霜痕跟維娜絲也是挺身而出道:“我也去!”

王冊沒有同意:“好了,這有啥好爭的,奧斯卡陪我下去就好,我們兩個皮糙肉厚的下去足有自保的能力,

星辰我們需要你幫我們施加水下呼吸術,我們先下去一看究竟,放心吧,不行我們就撤回來,頂多咱們待在船上呆個幾天就是了,我不信這立場會一直存在,好了好了,奧斯卡你趕緊恢復一下體力,咱們下去看看!”

奧斯卡:“沒問題,下水的話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拿些裝備,對了船裡有個水下羅盤最好帶著,還有水下的氣瓶,有備無患哈,你們去拿一下…。”

說完奧斯卡盤腿而坐緩緩恢復氣血之力。

維娜絲舉手道:“我知道,我去拿!”

說完小姑娘一溜煙跑進船艙,不一會拎著一堆東西來到甲板。

星辰和霜痕緊張的看著寬廣的水麵,王冊同樣緩緩恢復自己剛剛消耗的靈魂之力,僅僅是試探力場的強度就消耗了王冊近乎四成的靈魂之力,所以此刻少年的心中無比的沉重。

同樣的星辰看著正在恢復的二人,一絲不好的感覺彌漫心頭,這種未知的感覺簡直比在明珠湖遇到那隻半步荒獸的感覺還要糟糕。

她清楚的感到了來自這股力場的淡淡壓製力,這是覺醒者獨有的感知之力。

但是這股力量好像沒有惡意,所以星辰才聽從了王冊的指揮,不然這次下去了就不是奧斯卡了。

二十分鐘後奧斯卡站起身,狀態恢復完全,隨後王冊也睜開了眼睛。

王冊拍了奧斯卡的肩頭,隨後轉身看著三位姑娘。

王冊神情輕鬆的囑咐道:“我們下去之後,你們三個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不要嘗試嗎私自下水,等我跟奧斯卡上來咱們再做打算,那就這樣,星辰你來幫我跟奧斯卡附加上幾個防護術法!”

銀發小姑娘點了點頭抬起手,銀色小月流轉。

“月意·女神之庇佑!”

“水下呼吸術!”

“月意·碧水之瞳”

準備完畢,王冊跟奧斯卡一人背著一個氣瓶,走到船邊。

“噗通”兩聲,暗流洶湧的江麵,揚起兩道講的水花,兩道模糊的身影向著水底那股若有若無的方位開始下潛遊去。覺得他們有些吵鬧…”王野嘿嘿笑道:“行了就你廢話最多,哎呀,今天真是個好日子,你看看這大太陽,像不像個個大大的橘子,它成功治好了我的老寒腿啊!”劉玉劍喃喃道:“橘子那是什麼?”“一種水果,酸酸甜甜的很好吃!”漢子解釋道。奧斯卡接話道:“橘子啊!我倒是吃過幾次,不過這鬼地方別說橘子了,西瓜皮都沒有,還是中州好啊!起碼可以吃到龍耀商隊帶來的珍稀水果。”漢子:“切!小子你在嘚瑟什麼,皮癢了?真是吵鬧,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