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7章 小胖子

    

的人在明珠湖好像又搞了不少好東西吧!這樣七葉蓮子我們千竹不要多,四十粒怎麼樣?外加凈血銀魚五十尾…”婦人話音剛落,長桌末尾的一個披著鬥篷的男子,陰森的桀桀一笑道:“我們也五十!外加風鈴的三十根換血藤!”一石激起千層浪,高山河暗道不好,然後~~~我尼瑪,開始表演。鐵臂哨所:“風淺草五百株!…”雲淡山哨所一位半百年紀的漢子:“既然如此,我們也不要多蓮子五十粒,冰霜礦原石一百斤就好!”一位眉開眼笑的和藹...新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已經一千七百多年。

星聯邦政府的官方歷史年歷為新紀元第320年。

灰眼哨所,王冊拿起這本聯邦新紀元萬歲:“狗日的作者,純純的扯犢子,真以為天上可以掉餡餅啊!”

雖然早已經看過了不知道的多少遍,但是還是有些感覺不太真實,因為這本書記載的一切,都離自己腳下的這個世界太過遙遠。

書上說在聯邦是新世界的締造者,是天底下最美好的地方,是所有人的遠方,是無數先輩用鮮血與生命鑄造的樂土。

但是書上沒說的聯邦外的世界,比如這裡寒風荒原,這裡是舊的世界,而舊世界的人們則稱之為棄民,棄民不被聯邦承認。

這裡的人們生活在苦寒之地與野獸為伍,與天地爭命運,掙紮求生,生活資源貧乏,科技落後。

對於這些王冊不置可否,因為他現在就是棄民的一份子,盡管灰眼哨所裡的人們都覺得可能聯盟也就那樣,太遙遠,也太神秘,想來更像一個故事。

在聯邦人的眼中,人從出生到那一刻便已經分為三六九等,貴賤有別,可笑嗎?棄民?被誰拋棄?被命運?還是他們?

王冊:“其實要說安居裡樂業,咱們這裡除了物資貧乏點,其實也還好吧!”

簡單翻了幾頁:“嗬嗬!這點寫的好!是啊!可即便如此,千百年間卻也有一些人傑,他們起始於微弱,不服天命,一步一步走向精彩…”

雖說天地之間大道無情,總有一些人在世間億萬的棄民中崛起,如一顆耀眼的流星冉冉升起,鯉魚躍龍門,成為世人口中的傳說,成為新人類中乃至聯邦裡的大人物。

-----------------

院子裡:“王冊,你這東西成熟了沒有!”

“臥槽,你丫的小心點,那玩意有毒…”

少年吼完繼續看書。

而這一切的起點就是實力,小王冊在幾年前遇見老者之後,才揭開這世界神秘的麵紗,知道何為聯邦,知道何為新世界,何為舊世界的概念。

但是這一切好像都不是很重要,來到了荒原上,少年與無數在這裡生活的人一樣,無論是開心還是不開心都得好好的活著,畢竟為了哨所,為了荒原,為了朋友。

現在少年終於變成了這裡的一份子,幾年下來老者教授過王冊很多很多東西,但是卻從未告訴過王冊他的名字,王冊一直稱呼他為老頭子而且彼此覺得很合適,很得勁。

而如今王冊看著開心的小胖子,內心裏卻想起了老者,也許老頭子在看著從前的自己,也好似自己如今看著這個死胖子吧。

懵懂無知,對世界對人毫無防備,甚至傻的有些可愛,真沒法想象這傢夥假如離開這座哨所的庇護又如何能在荒野中生存下去。

“嘩啦!嘩啦,你這個水箱該換了,裡麵都是沙子…”

“你能不能安靜一會…”王冊氣氛罵道。

小胖子進入倉庫後,直接開啟了放飛模式,拿了一包零食後,也不管自己的好哥們,跟進了大觀園似的,優哉遊哉的逛了起來!

小胖子:“你看你的,我看我的…”

“啊!對對對!”

洗完澡的少年疏懶腰身坐在沙發之上,被氣笑了,隻能拿起另一本書看了起來,有這死胖子在看啥都是修身養性,不一會就心中五味雜陳。

大約過來十幾分鐘,逛累了的小胖子走來進來,嘴裡吧唧吧唧,汁水四溢。

王冊合上書,笑嘻嘻的問道:

“喂胖子,說吧今天又帶來什麼什麼寶貝,我可告訴你,你要是再像上次一樣拿著從廢品站裡撿來的垃圾糊弄我,我可要生氣了啊!”

小胖子大步流星的走進房間裡,竟然絲毫沒有一絲一毫的不好意思,先是給自己倒了杯水:“你這園子裡的果子,我都吃膩了哎!”

然後拿起一個毛巾擦了擦自己滿臉的汗水,又爬到裡麵的躺椅上腚一撅美滋滋的躺著了,看來是很不拿自己當外人。

不知道是真的心大還是腦子缺根弦,總之在一位武煉高階少年的家裡肆意妄為,您還真是無所畏懼了。

王冊:“……”

聽了王冊的話,小胖子立馬拿起身後的揹包說道:

“王冊,我告訴你上次的寶貝可是我好不容易跟馬克大哥買來的呢,可花了我兩頓飯票呢?你不要還給我,哼!”

王冊想起上次,這個小胖子開心的拿著一大塊銀閃閃的“寒鐵精”跑來跟自己說,他收到了一塊寶貝,然後非要自己給他打造一把神兵利器,然後丟下東西頭也不回的瀟灑離去,留下一句:

“王冊,江湖規矩我懂這一塊寒鐵精,幫我打造一把分水刺刀,至於火耗我不在乎!”

揮手扔出一個張畫的亂七八糟義的圖紙,薄雲天的樣子讓王冊哭笑不得,也就馬克那傢夥慣著他。

好啊!你當我是你家長工啊!王冊憤憤不平。

來到躺椅前,一把提起來這個傢夥扔在地上:“死胖子,你別以為你叫劉玉劍就真的是個劍客,還有你那塊破鐵最多做一把匕首,還有誰叫你用我的的毛巾擦臉,去給我洗乾凈!”

小胖子拍打著身上的灰塵:

“且,小氣鬼,我給你洗乾凈是了,又不是第一次用了,潔癖個什麼勁…。”小胖子一臉嫌棄。

抱怨著拿起毛巾全然不顧氣的半死的王冊,完了想我一代天驕,還沒成就一番霸業,要被這位小胖子氣嗝屁了。

劉玉劍稀裡嘩啦的洗著毛巾不忘了自己的正事:

“一會你有時間嗎?我揹包裡有一個銀灰灰的石頭,我也不知道是啥東西,不過一到半夜會一閃一閃的發光,肯定是個好寶貝給你帶來了,我也不懂這些破石頭,反正你喜歡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王冊腦海裡出現一個個名單難道這次這小胖子真的得到好東西了:“嗯?發光的石頭,你哪裡得來的?”

“哦!我前天下午,去城邊的烈風河邊上幫船運隊的搬東西,看到水裡有個東西一閃一閃的然後我就下河給撿來了”

小胖子洗好毛巾,熟練的跑到二樓陽臺去晾曬毛巾,而王冊此刻手裡麵拿著一個銀乎乎的石頭,正在仔細的打量著。

這難道是三麟石?不對!這塊石頭的質量跟三麟石對不上,不是三麟石難道是銀鐵礦石。

但是沒聽說烈風河周邊上有銀鐵礦的訊息,王冊腦海裡的念頭飛速轉動,但是都沒有對上這塊拳頭大小的銀疙瘩。

三麟石哨所也一直有在收購,每次都是幾車幾車的往回拉,一種寒性的鐵礦石,熔煉的三麟鐵出色的延展性和韌性是製作弓箭,飛爪,刀,劍等武器的上好材料。

而銀鐵則是製作,武器,槍械機擴,防具,鐵甲,盾牌的不二之選,因為這種鐵質地堅固耐磨損,抗氧化,耐腐蝕,價效比十分出色,所以在各家哨所都十分搶手。

王冊把這奇怪的石頭舉起來,氣血之力灌注,這石頭竟然發出點點銀灰色的斑點:

王冊喃喃道:“發銀灰色的光,而且可以吸收氣血之力,這不是普通的礦石?”

王冊:“喂!胖子,你自己玩吧,我去煉個金,你這石頭有點意思啊!”

小胖子擺了擺手:“去吧,去吧!不用管我…”

“哎!”

王冊嘆了口氣。

起身向著倉庫一樓最裡麵的一個鐵門走去,房間不大大概三十到四十平米,占了整個倉庫一層大概十分之一的麵積。

這裡是王冊的研究室,金屬門上有著一個密碼鎖,采用古老的軍用機械鎖,看來這裡以前是倉庫用來儲存重要物資的房間。

王冊來到房間內,把礦石放在一麵金屬臺上,王冊來到墻邊伸手拉開一個連墻的鐵儲物臺,淡淡的熒光充斥在房間,這是金屬反射的寒光。

入眼竟然是各種各樣的工具,五花八門,小刀,分水勺,大錘,小錘,銼刀,鑷子,機械剪刀,玻璃瓶,萃取裝置。

還有最左麵一排排小巧的裝置儀器,安靜的沉睡在上麵,金屬掃描器,鐳射水平儀,礦石分解器,礦物粒子沖擊裝置,超聲波清洗機,紅外線.....等等十幾個裝置。

雖然這些裝置在新世界已經被更高階的裝置代替,但是在一座小小的哨所已經是不可多得的科研資源。

要知道連哨所的研究科室裡麵,基本的研究室也就是這些裝置。

而且環視四周,隔斷另一邊還有很多的一排排書架書籍手本,房間另一邊玻璃單間裡還存放著各色各樣的礦石,液體,木材…

竟然還有一個散發著淡黃色黃光的仿生日光植物培養箱,裡麵正在栽植著一些植物。

其中有一小部分亂七八糟的石頭材料等等,是小胖子的傑作,沒辦法這胖子一直誇自己有有撿東西天賦。

所以這就讓王冊飽受其折磨也快樂的地方。情。與此同時,還有一名武者大廳的一名金衣旗長帶著幾人隨後也走了進來,男人的身後清一色的武者大廳教官。查理大人看了一圈,隨後眼觀鼻鼻觀心:臥槽了…來的都是各部門的實權人物…。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廳內部慢慢開始變得座無虛席,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層長官跟一線的隊長一類的武者基層乾部到場,會場的氣氛從開始的壓抑沉重,慢慢變得有些火藥味被捂在水桶裡的既視感。畢竟一些經驗不是很豐富但是腦子卻異常豐富的小年輕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