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62章 明珠風情

    

一位鬍渣臉的老師傅笑意滿臉的對王冊說道:“小王冊,慢走啊!,以後常來,這是任務完結單給你拿著哈,雖說隻是二十幾積分…”老師傅手寫的單子,用來兌換哨的所貢獻值。王冊接過來哨所的任務回執單說道:“嗯,再見!牛師傅。”而幾位大姐忙碌著手裡的工作,看著轉身離去的少年說著:“劉大姐,你家小妮子可快要到了成家的年紀了吧?”“那可不,死妮子一天到晚不讓我省心,是該找個小子管管她了!”劉大姐說道。隻見一旁的一位大...初陽破曉的幽冥之間,明珠湖內煙波浩渺。

日照山河,金色的湖麵蕩漾點點碎金,鳳清花樹盛開的時節,猶如天上的煙霞色墜入大湖之中,滿船清夢壓星河。

小花三瓣成團點點橙,一瓣百褶聚千蕊,巴掌大小的淡黃色小花在晨光與嘻嘻春風中含苞待放,一串串顫顫巍巍的花鏈,如同女子的發釵在風中擺動。

可謂是:一朵林花千重繡,長野迎春落白頭。

浮雲島水域,一處水崖之畔,無數的鳳清花依水而生,湖水之上一朵朵潔白的盛開之花宛若銀星墜碧空,好一幅風煙如畫的絕美風光,境若銀河,有小船飄飄而行三五魚竿。

憑欄遠眺,勝卻人間無數風流。

王冊憑欄臨風淡淡道:“這花叫做鳳清花,三月生,四月落,其瓣如緋衣,瑩瑩隨葉開,你看那枝上,含苞的之時如小荷,成花落時卻皎潔勝似明月,咱們遊船至此綿延遠望,正是欣賞這湖邊水色的好時機,像不像落雪搖金羽…!”

銀發少女趴在圍欄上,眼睛彎彎,笑意瑩瑩道:“是的呢,好漂亮呀!”

二人身後,有煙火氣升騰,油滋滋的烤肉在火焰中炙烤,小小的甲板上載著歌舞昇平,穿行湖麵於萬種風情。

王冊揮斥方籌星晨眼中滿是小星星,

而維娜絲流著口水眼睛一眨一眨的盯著烤肉,頭上纏著繃帶的黃毛小夥吹噓自己的手藝,嘮叨個不停。

抱著劍的黑衣女子長發飄飄隨風起舞,她安靜的側倚在另一側的圍欄上展開雙臂盡情的享受閑暇時光,忽然少女吃痛的微微皺眉,隻因整個右小臂被包成了粽子。

蹲在地上的奧斯卡伸個懶腰起身一看說道:“老王你可別裝了,有完沒完看花能看出個子醜寅卯來,來來來,星辰妹妹別聽這傢夥瞎扯淡了,餓了吧!快來哥哥給你準備的愛心早餐,你看看我這烤魚,!快來嘗嘗,香不香…”

“嗯好香啊!謝謝小奧哥哥,”星辰走來伸手接過烤魚,這些時日她也慢慢接受了肉食,但是每次都是淺淺品嘗一小點。

黃毛少年得意洋洋眼睛一瞥某人道:“哎呀,謬贊了不是,一點都不辛苦,我可不像某人整天咬文爵字的,星辰妹妹你趕緊吃小心燙哈。”

維娜絲吊著魚鼓囊著嘴:“嗯嗯嗯!好吃,太好吃了,喂喂…冰塊臉,王冊你們也嘗嘗,真的好好吃哦!”

王冊走來,拿起食物 走向受傷最重的霜大小姐然後轉頭道:“幾位美女酒足飯飽後,就去船艙休息休息吧,我來開船,之後奧斯卡替我,咱們雖然歷經千難萬險,總算沒有白費力氣,收獲滿滿啊!

接下沿著水路咱們先回一趟據點好好休整一番,之後就可以回哨所了…,算起來離開哨所已經快一個月了,也該回去了。”

霜痕吃著烤魚,點了點頭淡淡道:“咱們離開青蓮島已經兩天了,王冊你開船注意避開兇獸區,水路的話大概需要一週左右的時間應該可以回到灰眼哨所了,這明珠湖水域廣袤無比,大家保持好戰力,以防生變,你們給我倆精神點!”

說完少女轉身進入船艙,留給眾人一個威嚴的背影。

光頭王立馬立正敬禮樂嗬道:“報告隊長,保證完成任務!”

“哈哈!哈哈哈哈!……”

小船上響起歡聲笑語,早風與漫山遍野的鳳清花目送著眾人離開這片水域。

王冊站在駕駛艙,盯著波光粼粼的湖麵眼神微微閃過一絲紫芒,淡淡的氣機稍縱即逝讓頭頂懸窗上掛著的小平安符微微搖晃。

身後的小躺椅上奧斯卡蒙著頭呼呼大睡,桅桿之上有幾隻水鳥搭著便車,小船如梭在如同鏡子湖麵之上畫出道道漣漪,順著東方緩緩而歸。

“臥槽,奧斯卡,快醒醒風緊扯呼!”

不知為何王冊盯著湖麵突然大喊一聲。

“咋了老王?沃日我去開機子!”迷糊的奧斯卡蹦了起來,定睛一看遠方,隨後一臉焦急的黃毛鉆入底倉,一陣轟鳴後小船奪路而逃。

這艘奧斯卡的雙桅桿帆船,船艙不大,上下一共分為三層,最前麵艙室的自然是駕駛艙,中間一層則是麵積最大的休息區以及廚房客房房間。

由於這艘船的內外船身以及骨架,都是由特殊的合金金屬整體澆築而成,所以有著極為不錯的防禦力以及舒適度,內部的艙室的主材料則是以鐵木為主要結構框架。

而艙底配備了一個小型的火石馬達機組,以及存放生活物資以及一些工具雜物得,

馬達則是用來在危機時刻加速逃離用的,因為平時小船一般都依靠風力前進,所幸這荒原最不缺的就是狂風,所以帆船的航速也不慢。

王冊罵罵咧咧了一路,因為從水裡麵冒出來的,這幾隻大型深水獸就一直圍著小船嘰嘰喳喳個不停,

它們一會一個跳躍砸向湖麵掀起滔天的湖水,給小船來個大波浪按個摩,一會噴一上口水在船屁股上給船來個直線加速。

咋滴你們是要跟船比賽啊!還是打水仗…少年無語的控製著小船的方向!這一個個傢夥莫非是閑得慌嗎?怎麼都跟犯了中二病一樣,鬧哪出的這是。

這群水生獸族鬧了半頭,終於消停下來,心滿意足的回去了,而王冊則是氣的牙癢癢。

午後的陽光照在小船的船帆之上,船艙內星晨與維娜絲兩位姑娘正沉醉在夢鄉之中。

而頂層露臺船廳之內,王冊還有霜痕正在覈實物資裝備,還有整理歸納這些日子的戰利品,經過計算可以說是收獲頗豐,毫不客氣的說他們的拾荒小隊的此行收獲,都比得上那些實力強大的狩獵隊了。

王冊開啟一個玉製的大箱子,這是外麵那位釣魚的奧斯卡大爺的玄玉小冰櫃,此刻裡麵的酒水被放到了一邊,而四十多枝宛若碧玉的青翠小蓮蓬整整齊齊的放在裡麵。

同樣裡麵還有十幾株珍貴的植物還有一大包的種子,正是因為有了這個價值不菲的玄玉櫃,小隊才會減緩速度登上一座座小島,耗時半月有餘收集各種珍稀靈植。

王冊摸著下巴道:“有了這玄玉箱子,咱們這次單單是搜挖這些靈草就可以大賺一筆,而且這蓮子不用取下煉化,可以直接帶著蓮蓬一起帶回去,我可以回去嘗試一下能不能種活幾顆蓮子,果然這老奧就是我的福星啊!”

王冊感嘆不已,一旁的霜痕看著一臉財迷的王冊翻個白眼,這傢夥不去做打家劫舍的山賊真是可惜了。

一路下來,這傢夥帶著奧斯卡登上一座又一座島嶼,那可謂是雁過拔毛恨不得挖地三尺,這倆人不光偷偷摸摸打其他拾荒者悶棍,而且對那些各色稀奇百怪的變異植物也是來者不拒,統統搜刮研究一遍。

所以一路上那是一個雞飛狗跳,整個小隊都跟著倒黴,幸好憑借幾人強大的拳頭倒是有驚無險。

更不可思議的就是,這一開始被俘虜的奧斯卡竟然跟王冊在這打家劫舍的勾當上那簡直是天生一對,他們倆人在此道之上真可謂是一拍即合,狼狽為奸,臭味相投,而且配合的天衣無縫。

就比如,這兩個傢夥在一處小島上碰到一隊拾荒者,坑蒙拐騙,花樣百出,活生生的把一株“虎落霞”給忽悠到手,這讓霜大小姐不禁瞠目結舌,感嘆對麵的那群傻子是真的智商堪憂,就這樣也敢來明珠湖尋寶,

還有這兩人也真是夠臭不要臉,這倆人唱著雙簧把東西騙到手就跑,最後五人被反應過來的對方狂追十幾座山頭。

霜痕大小姐翹著二郎腿說道:“喂!姓王的,別看了又丟不了,看看你沒世麵的樣子,咱們先說好了,這些東西我跟星辰還有維娜絲拿五成不過分吧!”

王冊聞言眼睛一轉,放下箱子,笑瞇瞇的看著少女道:“咳!咳!不過分,不過分,別說四成就是六成那都是應該的,咱們這次能有這等收獲,那還多虧了霜姐姐的功勞!”

王冊說著一頓,悄悄打量一下對麵的冰美人然後嗬嗬一笑再次開口道:“再說您身為風鈴的少主想必對這些俗物肯定看不上眼。

您放心這些東西等回到哨所大家各取所需,不要的咱們折算好價錢,區區黃白之物而已,我保證讓大家滿意!你就放一萬個心吧,我王某人做生意向來是童叟無欺,實實在在!”

霜痕玩味一笑看著王冊道道了一聲:“哦?”

王冊立馬神色一變收起嬉皮笑臉,正色道:“我發誓!”

霜痕看著少年淡然一笑,轉身看向湖麵隨口道:“好吧!姑且信你一次,其實你說的也對,這些珍材靈植確實對我意義不大。

而且你跟那個不要臉的騙了的東西本小姐也不稀罕,要說你那裡真有一件東西我更感興趣,作為交換我可以把我的那份轉給星辰妹妹,你覺得怎麼樣?”

王冊一愣神,撓了撓下巴:“說來聽聽…”“我再說一遍,回來!!!”維娜絲搭攏著頭,老老實實的走了回去,隨後被一雙大長腿狠狠的踢在了屁股上。“你乾嘛啊!!星晨都說了…”霜痕美目裡麵冒著火,一下下的刮著這個死丫頭威脅道:“你再敢不聽我的話,你信不信我把你吊起來…”“冰塊臉,你有完沒完啊!”奧斯卡嘆了口氣,走到王冊的身邊,對著他的大臉扭了又扭,大哥你到底是怎麼了,這場麵我就是個弟弟啊!“好了,霜姐姐你別生氣,她知道錯了…”星晨趕緊拉著就要發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