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61章 月光色,女子香【下】

    

巨猿族群規模不小,我們繞過去就好。”王冊此番提醒,沒有被霜大美女接納,少年心中微微思慮少許,因為王冊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很是微妙,王冊悄悄來到星辰的身邊,在少女的耳邊說了幾句話,銀發少女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懂了。王冊來到黑發少女身邊再次開口道:“你們稍微減速休息一下,我跟奧斯卡去前麵開路探查一下,你帶著維娜絲跟星晨不要露麵!你們在後麵跟著我們,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霜痕轉頭發現少年一改早先輕鬆...悶雷一般的聲響在山穀內不停的回響,連綿不絕。

然後是無盡的寒冰碎裂從天而降,到處都是叮叮叮的冰雹雨,宛若銀瓶破碎。

大蛤蟆轟然砸落大地!摔在了水潭不遠處的大地上,被砸出一個好幾米米深的大坑,煙塵彌漫,讓人無法看清。

而一位滿身鮮血的姑娘,被一個銀色的係帶從天空中緩緩拽了下來,是的!

被星辰用星光之力接住,而少女以天血符獲得血脈騎士的一擊之力,是真真切切的承受了這隻碧眼金蟾的暴怒一擊。

霜痕!陷入了昏迷!所幸有來自潮汐裙擺的庇護,隻是受了外傷!經脈骨骼完好無損!

“該結束了!”沖天的氣血之力再一次升騰,猶如暴怒的引擎。

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

少年心急如焚了,每一秒鐘都好似度日如年。

每當少女的長劍閃動光澤,就伴隨著一簇簇冰花的綻放,霜痕的嘴角就會滲出一絲絲殷紅,呼嘯的寒氣已經讓她身體漸漸變得沉重,但是她未曾後退過一步。

星晨的月華光絲如雨水一般散落。

汗水濕透了發梢,弓弦的每一聲呢喃,維娜絲的指尖都會綻放一抹抹刺眼的紅,一滴滴鮮血沿著手腕滴落,但是那箭矢卻始終不曾斷絕,少女緊咬牙關,不曾一刻放鬆過,始終拚盡全力。

漣漪瑟瑟月聲寒,是少女的贊歌!

伴隨山崩地裂的動靜,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王冊跟奧斯卡緩緩站起了身,而代價是消耗了六枚吞噬級兇獸的血丹,還有十顆碧血果。

銀色的絲帶斷開,星晨微微喘息,轉頭看向那兩道身影露出如釋重負的的喜悅目光,王冊跟奧斯卡的戰力終於恢復了。

隨著王冊奧斯卡的氣血之力再次升騰,氣機炸裂,兩道身影沖出迷霧,一前一後如箭矢,如流光,飛速馳援而來,

奧斯卡傲立於場中,王冊抱起霜痕放到星晨的身邊。

奧斯卡沒有回頭,背對眾生,沉靜道:“你們辛苦了!下麵就交給我們了…”

王冊沒有多說什麼,抽身而回劍指塵埃,給右臂的銀色武具換上一個能量石,露出那抹熟悉的笑容,少年道:“星晨,可以給個我們加個狀態嗎?”

銀發少女驅散漫天的霧氣,露出月牙般的微笑,小臉昂揚於夜色中,甜甜道:“嗯!加油!”

少女裙擺飛揚,一抹抹流螢從半空灑落,星晨緊閉雙眸雙手合十於胸前,月晝蕩漾於晶瑩的發絲,片刻後:

“月意·潮汐之裙擺!”

“月意·女神之刃!”

“月意·碧水之瞳!”

銀色的兩位少年,聯袂走向那個煙塵彌漫的大坑!

“這醜不拉幾的玩意到底是什麼鳥東西,老王你吃得消嗎?”

“少廢話三分男,乾就完了…”

黃毛一臉罵道:“臥槽!要不是剛剛老子拉了一堆小蛤蟆遛了半天,又趕著救人,老子乾不死丫的!”

光頭少年哈哈道:“切,你一個二次煉血當心一會變成蛤蟆糞…!”

黃毛吐了口吐沫道:“半步而已好嗎?小子你一會別被揍哭了,本大爺可見不得眼淚!”

“想好怎麼打了嗎?雖說這傢夥比不了荒獸,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是起碼還可以玩個冰!”王冊問道 奧斯卡微微側身道:“劍借我玩玩?”

王冊不置可否,持劍挺身:“當心些,雖然霜痕剛剛的攻擊起到了作用,但是這碧眼金蟾還有一定的戰力!”

奧斯卡點了點頭道:“囉嗦!那就我來抗,你主攻!乾就完了,實在不行咱不是還有星辰妹子嘛,嘿嘿!”

“呱!呱!呱!”

轟然一聲,氣震山河的幾聲蛙鳴!

搖搖晃晃的大蛤蟆,吹散大坑中的塵埃。

一身鮮血流淌的金色大蛤蟆帶著寒氣呼嘯而來。

隻是此刻它已經遠遠沒有了曾經的氣勢,身體上凝聚的冰甲也是薄薄一層,但是驕傲的它怎麼能就此倒下,帶著身為金蟾一族最後的倔強,揚天咆哮!寧死不屈!

金色大蛤蟆與兩位少年的戰鬥激情開始了。

何為武者!何為氣血之力!

氣血,顧名思義,氣:為力之始,感受天地之氣,打熬全身筋骨,修煉武道功法,感受武道氣機,以肉身之力開山碎石。

血:為命之源,生之根,大破滅以來,人類發現武煉一道,煉血之法,追本溯源在於生命本源之進化,就好似獸族之各種基因突變誕生成千上萬的種族。

在遠古時期人類無法修煉的這被現象稱之為門鎖,而大破滅為世界帶來了鑰匙,從而開始進化之路。

而所謂功法就是以氣運血,以血煉體,生死之中,無限無極,合二為一,自大破滅之後,這千年以來,成為人類世界的最基礎的修煉之道。

所以稱之為:武者!

現在這場戰鬥就是最好的詮釋!不屈不撓,不死不滅!

山穀不大,卻也不小,這些金蛤蟆族群在這裡繁衍了漫長的歲月,如今它們的首領已經在漫長歲月中,進化成一位堪比荒獸級別的靈獸。

假若再過上幾年,這隻碧眼金睛獸極有可能成長統領級別的獸族,超脫枷鎖,成為一隻真正的獸族王者。

而現在,這隻原本將會叱吒一方的異種靈獸,卻迎來了自己的落幕!

少年們拚盡全力,為它唱響最後的輓歌!

星辰,站在場外,戰鬥的餘波掀起一陣陣的波瀾,狂風吹著少女的飄逸秀發。

霜痕躺在地上,月晝漂浮在她的上空月色瑩瑩,這位倔強的姑娘用實力證明瞭自己隊長的責任。

維娜絲安靜的靠在一塊臥牛石上,緊閉雙眼!

一個銀色的小罩子隔絕外部的氣機,三隻鐲子閃爍著點點光輝,生機之力彌漫。

月上柳梢頭,王冊身體上的銀色裙擺慢慢消散,奧斯卡的拳頭鮮血淋漓。

兩位少年此刻甲冑上早已經是遍佈坑坑窪窪的傷痕,四顆能量石已經悄然化為齏粉,王冊右臂上的銀色武具青煙裊裊,長劍上的火焰早已熄滅。

奧斯卡,手中那雙來自家族中寶貴的拳套已經碎成了渣滓。

這讓黃發少年唏噓不已,現在他雙手上閃爍著氣血之力的雙手正在滴著鮮血。

有自己的也有那隻大蛤蟆的,奧斯卡再次邁著沉重的步伐狠狠對著大蛤蟆頭上的傷口發出重重的一拳。

氣血之力直接被寒氣崩碎,奧斯卡始終高歌猛進,經脈高負荷運轉,氣血之力一次次的壓榨體內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穴竅,每一寸血肉,每一次心跳就代表一聲勢大力沉的轟鳴,一拳又一拳的進攻!

奧斯卡高喊著氣血之力化作滔天的拳影風暴:“升龍…奔雷…鬣鴉…”

王冊身披銀色流光:“再來…暗星·風雷寸殺…”

戰鬥直接進入了白熱化,大蛤蟆開始用自己肉身之力與兩位武者進行最直接的碰撞。

“咕呱!咕~呱~~”

金色巨獸一個泰山壓頂,王冊趕來頂飛奧斯卡,被大蛤蟆一舌頭抽飛,地麵被砸出一個大坑,少年狼狽的起身逃開。

奧斯卡爬起來趕緊吞了一顆氣血丹藥喊道:“老王,這傢夥怎麼還這麼難纏啊!真是個不死的小強!奶奶的累死老子了!”

王冊以身為軸大喝一聲再次施展武技道:“碎星·踏山河!”

王冊一腳把這隻十幾噸的大蛤蟆踢翻倒地,激蕩的氣血之力已把少年僅存的一隻鞋子變成飛灰。

大蛤蟆被擊飛,王冊同樣不好受,噴出一口鮮血,死死盯著倒地的這隻大傢夥,心中不禁感慨,不愧靈獸異種,這旺盛的生命力,這變態的防禦能力,而且速度還如此的驚人!

大蛤蟆的戰鬥力確實可怕,不僅有著一隻堪比飛劍的長舌頭,而且皮糙肉厚,一個蹦跳就可以蹦出個數十米之遠,而且還有可是石化敵人的天賦神通,屬實驚人。

而且那鋪天蓋地的寒氣更是棘手,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天平已經開始傾斜。

王冊換了口氣大聲道:“奧斯卡!還頂得住嗎?這傢夥快不行了,加把勁揍死丫的!”

一道銀色的月芒再次落下,黃毛少年精神一震,撐住身軀吼道:“媽的!我就不信了,再來!”

大蛤蟆早已傷痕累累,一隻眼睛流著鮮血,舌頭也被斬斷一小節落在地上宛若巨大的鼻涕蟲,兩條大腿上冒著燒焦的血痕,一道道撕裂血肉的劍痕,都是出自王冊之手。

戰鬥開始進入尾聲,遠遠沒有之前熾熱,但是不服輸的哇!哇!哇!呱呱!聲音不絕於耳。

大蛤蟆叫的很是難聽,奧斯好似拔了毛的火雞,哇哇不停。

王冊哼哼的被一爪子拍飛,滾了出去,剛爬起來,黃毛少年嗖的一聲砸在旁邊。

奧斯卡捂著左臂,吐口血沫單膝跪地,不禁怒罵道:“它孃的,這狗日的敢拍老子的臉,老王快看看是不是破相了,看老子不乾死它。”

最後大蛤蟆仰頭蛙鳴!

大嘴爆發最後的寒潮,轟然撞向二位卑鄙的竊賊!

王冊運轉經脈之中不多的氣血之力,持劍奔襲道:“六字·水歸潮”

長劍如流水舞動風雲,稀薄的寒潮被劍氣碾碎,

王冊用雙眼流出鮮血,一道極致璀璨的射線射入了碧眼金睛獸的識海,大蛤蟆即將亮起最後的倔強被王冊無情打斷!

它哀嚎一聲後倒了下去。

奧斯卡咣當一聲躺在了地上,雙目明亮的盯著天上的那輪月亮,無數念頭在腦海裡開花結果,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太不可思議了!

他從未如此的自豪過,從這一刻起王冊曾經所描繪的那扇大門,好像真的被推開了一個縫隙!

奧斯卡仰天長嘯:“哈哈哈~~~!歐呦!疼死老子了!”肆意無比的笑聲響徹山穀。

王冊也是躺在地上、

少傾,狼狽的少年們爬了起來,攙扶著望向倒地不起的金色大蟾蜍!

鼻青臉腫的中二少年們,走到大蛤蟆的身前。

奧斯卡看著躺在地上的大蛤蟆,啪啪啪!就是一陣**鬥拍下去道:“叫你丫的囂張,這下老實了吧,我叫你呱,呱啊!啊!”

王冊扶著腿微顫的喘著氣道:“好了,別拍了,咱們偷人家東西在先,畢竟是一隻稀有的異獸,屬實難得,你別真給拍死了。”

星辰來到場中,月色正濃,一獸,二人,疲累不堪的兩位少年坐在地上,大蛤蟆露出肚皮躺著一動不動。

星辰關心問道:“你們倆還好吧?”

奧斯卡興奮的道:“好的不得了,你看看這傢夥叫我們倆給揍懵逼了!跟本大爺裝,打不死你。”

說完往地上一躺,傻笑去了。

王冊看著走來的銀發少女笑道:“星辰,這大傢夥交給你了,你看著辦吧,我去看看池子裡的蓮子!女神保佑,千萬別出事啊!”

一瘸一拐的光頭少年,拄著手中長劍走向池塘,那一臉的財迷樣子不比二傻子笑的奧斯卡強多少。

星辰看著二人,無奈的露出一抹笑容,她帶著憐惜的目光走向金色大蛤蟆。

少女摸了摸大蛤蟆的腦殼道,姑娘把手放在大蛤蟆的身上,銀色光芒開始亮起,糯糯的低語響起:“乖啊!以後就叫你小蟾吧!”

-----------------

“呱~~”動,大家各憑本事,而身為旋渦中心的高大長老好像一副察言觀色,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這讓眾人不禁心中嘀咕,這老傢夥今天怎麼一反常態,安靜的敲了一下午木魚,眾人雖然也是詫異,卻也沒追問,隻是把目光轉向了這位老人,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咳咳!不出意外,這場會議又要進入夜場了啊!”老人拍了拍手,隨後會議廳的大門被推開,各種美食被端了上來。高山河再次說道:“諸位稍安勿躁,大家的心情我都明白,你們提議也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