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54章 王冊的戰鬥

    

業氣息的時代的縮影,都說麻雀再小五臟俱全,這裡體現的淋漓盡致。最後就是南部麵積最大的平坦地貌,其間河網交錯,一個個工民聚集區跟工業區分佈在哨所各方。可以想象曾經建立這座哨所的人們,用了何等的毅力與智慧和犧牲纔在這片斷山中建成了這座哨所。這就是凝聚了十幾代人心血的荒原衛所·灰眼哨所,蔚為壯觀的山城峭壁,巨墻圍繞之下的文明火把,充斥著那該死的安全感!不過這一切,對於小胖子來說都太過遙遠,看著哨所裡的滾...王冊眼神一變伶俐無比。

由於這千百年來生靈們一直受到雪潮汐的影響,物種的進化從未停息,捕食者就是由有二級生命體獸族變異突破誕生,吞噬者別同樣由三星高階生命體獸族中誕生,他們有實力遠超同級別的實力,所以大家每年都會定時的清理那些具有危險的變種兇獸們。

但是在這明珠湖三十三連島之內,有荒獸坐鎮的險地之內,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這種大麵積的,無差別的捕殺了,那些相對溫和的獸族基本不會被武者隨意殺戮,但是現在這一共識被外來者打破了。

王冊吐掉嘴角的狗尾草隨後一個中指挑釁卡看向對方,罵道:“狗東西,我乾你四你丫的!”

王冊宛如閃電,而那個信誓旦旦信心十足還在大放厥詞的雲家少爺瞬間汗毛倒豎,你竟然敢當麵的偷襲!

電光火石之間,眾人大驚失色竟然來不及馳援下,雲軒隻來得及雙手死死撐住手中的長劍,陣陣劍鳴!

雲軒被那個青色身影一拳轟飛,爆裂的氣機讓四周的低矮灌木瑟瑟作響。

雲氏那兩位煉血四次的男子一左一右穩穩接住被擊退的雲軒,而原本百米之外的王冊收起拳頭,站直身體,少年直視對麵一行七人。

王冊:“小白臉,有種跟老子單挑啊!”

雲軒怒吼一聲:“放開我!”震開護衛們,怒目而視。

緊著著他的右臂亮起刺眼的光芒,恐怖的溫度在長劍之上開始匯聚,看樣子這位雲氏的少爺,即將陷入暴怒。

雲氏少主怒極生笑道:“好好好!你成功激怒了我,那就準備迎接審判吧!你們給我退下沒有的準許不準插手,報上你的姓名,本少爺不斬無名之輩。”

說完雲軒引劍而立,別說還真有幾分風采。

王冊一臉撇嘴道:“廢話真多!打不打?”

聞言,雲軒不再多言,身上的氣血之力湧動,濃重宛若實質的氣血罡氣覆蓋少年的身體四周,這是武煉巔峰期武者鮮明的旗幟,可以大幅度增加身體的強度與防禦之力。

這位雲氏一族的少年雲軒,武煉巔峰,煉血三次,明黃色的氣血之力散發熾熱的高溫。

修煉雲氏一族獨有的家傳絕學,熾血功,右臂之上裝備著機械武者特有的武具,銀色的裝甲好似擁有生命,正升起耀眼的銀芒,手上那把光劍帶著極致的高溫散發無邊的殺機。

雲軒看著對麵的黑發少年,細長的瞳孔中透露出攝人心魄的兇光,很好!很好!很久沒有如此狼狽過了,他的眼神好似毒蛇一般,掃過對手的脖頸、心臟、四肢、那就斬碎你吧!小雜種。

王冊一腳踢飛磨盤大的山石,隨身而上,簡簡單單的一招餓虎撲食。

頃刻之間,光刃劃破長空,雲軒宛若鬼魅的身影出現在王冊身邊,殺機畢現一劍封喉,王冊輕鬆躲過,一把閃著寒氣的匕首擦著光劍直刺對方的心窩而去。

“分光掠影”!貼著老王的光頭斬過。

“柳葉穿花”!雲軒左手如電震開王冊的突然一擊,切換身形繼續纏鬥,一劍再接一劍。

雲氏少主長劍如電,一身花活不斷,看上去很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場中,雙方爆發激烈的交手,雲軒身影鬼魅,劍光帶著高溫綻放出道道劍影,王冊右手持著匕首,左手以氣血之力覆蓋拳套,二人直接開啟近身血戰模式,說實在的這簡直就是妥妥的大型推土機互毆的既視感。

王冊:“一字殺法·登樓斬”

“二字·雀尾”

“嗬嗬!還不夠,六字·水歸潮,我擋哎哎哎,打不著氣不氣!”

交手二人帶著肆意的氣血之力,手中利器交錯出電光火石,寒光陣陣。

銀色的匕首幾息之間,接下對手十數次的進攻,好似組成一道銀色的防禦牢籠,而高溫的光劍掀起陣陣爆裂的高溫,配合其鬼魅的身法,斬擊、穿刺、回身抽殺、而光劍從各種角度進攻那匕首的主人,王冊雙手青筋密佈,一次次接下對手的進攻,眼神明亮。

戰鬥從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雲軒一次次刁鉆狠辣的劍招被王冊一次次化解,而閃著寒意的匕首就好像烈日下的寒月,冷不丁的割開火焰,在其氣血之鎧上劃出吻痕。

戰局越發的激烈,整個戰場的中心開始擴撒,火焰點燃灌木,數顆礙事的巨木倒了血黴躺下了。

王冊一個驢打滾躲開驚險的劍招,一個肘擊震碎山石阻擋對手的攻勢,王冊再次急速抽身躲過一擊光劍的精準刺殺,刺眼的劍痕把王冊腳下的一塊山石一切為二,焦糊的氣息彌漫山野。

雲軒緊隨其上,再次揮劍截殺,武者之威讓小山丘方圓百米盡是狼藉遍地,王冊躲開這一道劍芒,背身反手就是一招鉆心刺。

雲軒抽劍暴退躲開致命一擊,腳下三連蹬,拉開身位,王冊匕首一擊不中,俯身蹬腿撤離身位拉開些距離。

王冊體內運轉的氣血突然開始朝著體內的每一寸血肉中釋放氣血能量,王冊右腳氣機驟然爆開,地麵被出一圈圈蛛網狀的裂紋。

喝道:“暗星·風雷寸殺!”憑借剛剛一巧妙招刺殺換來的時機,少年把握機會。

王冊左手手肘急速暴發出駭人的氣機,帶著透體而出氣血之力,這一招勢大力沉的肘殺,十分的刁鉆,趁其不備之時機,突然發難,宛若一顆人形炮彈,一往無前直撞雲軒而去。

雲軒暴退之際,眼看躲閃已經是來不及,宛若蠻牛沖撞的一擊若是被擊中怕是要受傷,但也是眼中閃爍一絲輕蔑,區區一次煉血也想傷我?

他身形一震,高呼一聲:“烈焰火拳!”

黑衣雲軒長劍脫手,右手的氣血之力飛速匯集,銀色武具爆發刺眼的火光,原本武具上熾熱的高溫瞬間被匯集到手掌,混合著氣血之力還有火焰的光芒,右拳與王冊勢大力沉的一擊,狠狠撞在一起,轟鳴聲響徹雲霄!

耀眼的光芒覆蓋二人的身影,隨後是火焰蒸騰的大爆炸掀起的滾滾煙塵,奧斯卡手腕上閃著厚重氣血之力,目不轉睛的盯著對方一眾人。

奧斯卡心底雖然有些忐忑,但好歹也是經過家族培訓的選手,此刻表現的一副穩坐釣魚臺胸有成竹的姿態,隨時準備接應王冊。

呦嗬!這招真夠勁這小子真抗揍!

王冊應聲而飛,咳出一口老血,狼狽的爬起身震散對方的灼熱氣血,暗道不愧是大家族出身的武者,這傢夥應該是故意露出的破綻,故意為之,不僅擋住了自己的這一招突擊,而且還震傷了自己。

王冊站起身,眼神沉著冷靜,嘴角一挑道:“你這傢夥對自己夠狠啊!”

雲軒冷笑一聲:“蚍蜉撼樹!”

場中的二人從開始就好像憋著一股勁兒,各種秀操作,你來我往,外行看著或許驚心動魄,看似險象環生,其實就是熱身而已,因為二人交手半天下來,氣血之力消耗可以說是九牛一毛完全都是以肉身之力乾架!

基操的刀光劍影,對都是武煉巔峰的二人來說完全傷不到筋骨啊!你看雲氏那小子,一把光劍耍的是六,可是這不開氣血buff就過分了!王冊也是不敢放鬆警惕,隻是暗嘆一聲有錢就是任性,完全是浪費這機械武具的威能啊!

奧斯卡喊道:“喂!老王,你小子怕不是嗝屁了吧!丟不丟人啊!這等貨色也搞不定,要不要大爺給你搭把手?”

而另一邊雲氏一族的武者們,也是目光不起波瀾,咱們少主這作風就這樣!喜歡調戲對手。

“哈哈哈!少主神威打得漂亮!你們這兩個跳梁小醜,我家少爺隻是小試牛刀罷了,咱們少主天資絕頂,武技一道上更是心高氣傲,畢竟是雲氏一族百年來少有的天之驕子,年紀輕輕就深得族長的喜愛與器重…”一位下屬打趣道。

一位體型健碩的大漢樂嗬嗬的開口對身邊的同伴道:“這下子少主怕是要認真了,咱們少主也是愛麵子,要我說大家一起上趕緊解決這倆小子不就完了,到時候把人捆起來送到龍老那裡,說不定還會另有賞賜呢?”

這時那位傲然獨立的女武者冷眼看著剛剛開口的大漢嗬斥道:“放肆!少主如何豈是你可以隨便議論的!龍老的天心你也敢妄言!記住你的身份。”

這位煉血四次的大漢,竟然不敢與之對視,趕緊閉嘴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低下頭不再多言!

場外的發生的一點點小插曲過後,而暫停交手的二人,隔空相望。

王冊,一把扯掉身上的破損的風衣,露出身形,少年身上穿著貼身的琉璃甲,乃是王冊花了不少錢財,磨著歐修老爺子,二人耗費多日製造的裝備,多虧了這這護甲擋住了高溫,造價不菲!

王冊,一身天青色的武裝琉璃甲冑,憑風而立,捏了捏肩膀,活動活動手臂與手腕,這機械武具威能果然不同凡響,剛剛那一拳的力量直逼六十四噸拳力,也就是一鈞之力。

王冊運轉體內的氣血,快速化解體內的灼燒之感,感受體內的氣血之力,隨著剛剛在樹林裡一顆吞噬者級別的血丹再次被煉化。

所以王冊的實力再次精進,已經開啟的兩條經脈中所有的穴竅全部淬煉大成,此刻閃爍著放血氣光輝,王冊終於凝聚出第十六道血之力。

王冊運轉血氣之力迅速鎮壓剛剛鉆入體內的氣血之力,而少年的左臂此刻衣衫盡碎,露出結實的臂膀,彌漫著的氣血之力交織組成密密麻麻的血色線條,裹挾住熾熱與狂暴的力量。

齜牙咧嘴的少年咬牙運轉功法,用氣血之力將來自雲軒的“烈焰火拳”的狂暴之力包裹住,壓製住其能量後,揮手將對手的血氣之力震出體外,於是一道包裹火灼躁動的氣血之力,將一顆小白衫樹撕裂成碎片。

王冊壓下體內的躁動後,露出大門牙,一副不屑神情,搖頭晃腦的嘲諷道:“小白臉有點能耐啊!竟然可以爆發一鈞之力,不過你這機械武具好像不是很給力啊!給大爺撓癢癢呢…?”

爆炸的氣流掀起急促旋風吹動場中二人的長發。

雲軒撿起武器,眼中閃過不可思議的精芒,也不廢話不急不忙的給右臂的武具上更換一顆紅屬性的源石。

同時一抹疑惑出現在他的心頭,要知道一鈞之力可是有八八六十四噸。

這傢夥接下自己的火拳竟然還能安然無恙的站起來,莫非靠著他身上的這綠色的寶甲!說著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嗬嗬!好東西!喊著自己的名字,一回頭不遠處一位長發高大男子從一處場子中擠出來,大聲喊著高錘。高錘定睛一看高興的喊道:“老劉,你丫還活著呢,幾年不見,別來無恙啊!”中年的長發漢子,濃眉大眼,上去就給高錘一拳,咧嘴看著高錘和他身邊的幾人,罵道:“我說,高老弟你小子現在是發達了啊!你瞧瞧這人模狗樣的,這些年我可是常常想起咱們哥倆把酒言歡的日子,你說說怎麼沒看出來你小子還是個深藏不露的,這一轉眼都過去多少年了,想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