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37章 姑娘·星晨

    

提供源源不絕的能量。他腳下也是爆發陣陣陣陣氣流,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在獸群裡靈活無比躲過各種危險的殺招,在一隻隻野獸身上掀起血色的浪花,宛若死神使者。“臥槽!機械武裝,我說這群人哪裡來的底氣硬鋼這群獸族,原來是機械武者,哦哦!這一刀厲害啊!直接貫穿那頭烈猿的腦袋!哇哇,這超高速機動刺的一刀也太猛了,沃日,這種高負荷運轉,這傢夥起碼也是武煉巔峰,不然這反推力這傢夥根本受不了…”暗處,一個鬼鬼祟祟的...“王冊!你個王八蛋!”有些耳熟!

“王冊你個大壞蛋,你沒事吧!我來救你了,嗚嗚!!”氣喘籲籲的喊聲,聽著語氣還有些開心???

少年回過頭爽朗一笑,心底不敢茍同,你是來救我的還是添堵的大姐!

氣氛有些尷尬,這是咋了,你們倆回來了,也是這些大大小小的也不追你們啊!王冊疑惑不解,咋了真的是來看風景的??

這時候兩個小姑娘,哭的稀裡嘩啦的從遠方跑過來,王冊這一摔把二人扔出去那力氣,起碼得五六公裡,然後那隻荒獸莫名的甩了一翅膀,那又是飛了一陣,屁股那是絕對給摔的七葷八素的。

這大半響,王冊都以為這倆貨安全了,誰知道這倆人一溜煙的又跑回來了,這要是自己要是掛了不得血虧,純純的豬隊友,但是王冊有些小感動。

少年露出感到的神色:“我說你們怎麼回來…”

“啪!”

“啪!”

王冊一手捂著左邊臉,一手右邊臉,看著兩位少女哭著笑的樣子,一剎那間恍如隔世,隨後被拉回了現實。

“你們這是乾啥?”我他孃的活該咋滴???你們兩個沒心肝的,打人不打臉好不好!!

“呼哧呼哧!”

“唳!唳!唳”

“嘟!嘟!嘟!……”獸群發出一陣好似幸災樂禍的聲響,它們盯著人類小娃娃,好似在說:呦嗬!這年輕人!

“看來它們不是要吃了我們啊?”維娜絲大眼睛中,帶著三分好奇,三分聲怯小心翼翼的說道。

黑發少女微紅眼眶,但是繃著臉道:“剛剛我們回來它們跟看不見我跟維娜絲一樣,沒有絲毫的阻攔,我們還是趕緊走吧…王冊?”

獸群,嘰嘰咕咕一陣騷動,三人緊張的看著它們,好似在說:“你們三個有病吧,演戲給大傢夥看呢?哭哭啼啼的!飛去跑來的!愚蠢的人類!”

王冊撓了撓頭,對著獸群鞠躬敬禮,然後招呼兩位妹子,準備再次試一試:“嗬嗬,大家好,要是沒事我們可以走了嗎?你看看咱們也不好吃是不是,有緣再見!嗬嗬有緣再見!”

風緊扯呼,白撿一條小命還不快走!

三人拿起地上的揹包,準備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

維娜絲還有霜痕,眼中閃爍著不可思議,一路小跑竟然又出了獸群,然後神奇的一幕發生了,王冊隻要打算離開,就是一頭的鳥屎,或者一陣咆哮!

原來這群兇獸真的就是圍著王冊不讓他走。

王冊蹲在地上畫了十分鐘的圈圈:“我說,這位龜大爺!您行行好,放我走吧!您怎麼說也是咱們明珠湖的霸主之一,跟我較勁乾啥啊?”

神奇的就是這隻象龜每次都會擋在王冊身前,用鼻子示意他不能出去,荒獸這種級別的存在,貌似可以聽懂人言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說話,王冊再次被一隻巨大身形的獸族擋了回來。

“我服了?真是見了鬼了!”王冊蹲在一塊石頭上,這也溝通不了啊!這些兇獸啥意思,既不讓自己走,也不殺自己,就瞪著自己。

維娜絲靈光一閃說道:“額,王冊你不會是乾啥缺德事情了吧!所以這些獸族不讓你走!”

“啪”!王冊一拍腦袋。

王冊恍然大悟道:“臥槽,不會是因為?,造孽吶。”

王冊看著身後的廢墟,還有那群可以撕碎自己的兇獸們,隨後雙手伸向大地,隨後漆黑的降臨,一個個火盆一樣的光點降臨在少年的靈識之中。

王冊嘗試連線但是都被拒絕了,忽然一道懶洋洋沉渾的聲音響起:“小子,回去帶走她,我們自會散去!”

又一個聲音加入:“嘻嘻!這是你的小女友嗎?嘻嘻!嘻嘻!”

王冊:“……”

“吼!記住保守這個秘密!”

王冊:“我會的!”

擋住前路的獸群看向少年!那隻白虎一尾巴甩飛想要爬上自己背的金色猴子!發出震顫山林的虎嘯!

王冊睜開眼睛,看向身後的獸群。

那隻食鐵獸拿著一個三層樓高的竹子轉了個身,移了移屁股露出身後的道路,王冊給兩位少女一個放心的眼神。

王冊心中已經明白了,之前那個聲音說是我喚醒了她,她到底是誰?這些獸族攔下我,難道就是為了她?算了,先找到她吧!不然我真要在這裡呆一輩子不成。

王冊回頭給外麵的二位少女喊了一嗓子:“我突然肚子痛,我去方便下,你們呆著別亂跑啊!”

這理由沒誰了,也就這傢夥。

再次回到小鎮的廢墟中,原來林子裡也是滿山遍野的小動物,它們靈性十足的讓出了一條道路。

“……”

重新回到廢墟小鎮中,王冊馬不停蹄的跑到少女身處的那片區域,而身後的野獸大部隊遠遠的看著這邊,沒有靠近。

王冊深吸一口氣,靈魂感知之力再次開啟,這是?

隨著王冊外放的靈識感受四周的環境,一股悲傷,孤獨的感覺湧上心頭,王冊一步步走向那個樹藤遮掩的三層樓閣,隨著靠近王冊感受到越來越深悲傷。

王冊站在樓下,凝聚靈魂之力觸控向曾經的位置。

隨後王冊,聽到了淡淡的嗚咽聲,自此王冊的腦海中全是悲傷,如此的感同身受的傷心,讓王冊不由心疼起來,於是他用輕輕的觸控上去。

王冊:“嗨,你好!”

少女抬起頭,感受到靈魂傳來的溫度,輕輕的拭去眼角的淚水,是他!

少女:“你~好!你不是走了嗎?”

王冊:“這個,我剛剛肚子疼去上了個wc,稍微離開的遠了一些,你沒事吧?”

少女:“嗯,我沒事,你沒事吧?你怎麼跟剛剛好像不一樣了呢?”

王冊聽著這句話,自己的心莫名其妙好像被人狠狠的掐了一下,這種從靈魂上傳來的觸覺,讓王冊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

哦這是該死的愛情嗎?

王冊:“我在你樓外,我可以進來嗎?”

少女:“你要帶我離開這裡嗎?”

王冊:“對!”

少女怯怯道:“不騙人?”

“騙人是小狗!”

“噗,嗬嗬…那好啊!”

沒有猶豫,也許有些激動,忐忑之類的,這些王冊已經記不清了,王冊隻記得當時第一次看見,星辰,的時候,他彷彿穿過了千年的距離,耳邊全是時光的水聲,然後他進入了一個黑漆漆的房間裡,然後一眼看到了那個姑娘,潔白的裙子,光著腳丫,像個小獸躲在墻角,她抬起天鵝一樣的脖頸,抬起頭看著自己,於是王冊見到了這位,差點讓他英年早逝的少女。於是這姑娘有了名字,就這樣,這一天後,或許是命中註定,王冊從荒野帶回了一個姑娘。

王冊伸手開啟了一道門進去了 王冊:“你好,我來接你了!”

少女:“嗯,王冊!”

王冊呆呆的看著麵前的少女,精緻的好像瓷娃娃,彷彿這荒原的所有的靈蘊所有都被一人占盡,她有著一雙如浩瀚星空的眸子,鐘天地靈秀之身姿,眉梢聚千年之過往。

王冊:“星辰!”

少女微微一怔,看著少年若有所思。

少女:“我的名字!”

王冊:“什麼?”

少女:“我叫星辰!”

王冊收起心裡的奇異感覺。

王冊:“那星辰,我們走吧!”

少女:“好啊!”

明眸皓齒,如夏生花。

王冊輕輕拉著少女的手,然後看向四周的漆黑墻壁,不知道為什麼他輕輕一步,然後而出現在陽光之下,寒風荒原,飛鳥成群,萬獸俯首。

而今天,三月的一天,王冊看著身前身高到自己鼻子的少女,下午的落日餘暉下,倆人在廢墟中的陽臺上,相視一笑!天際不知道從哪裡,吹來了一陣風煙,晃動了兩人的衣角。

終於王冊回過神來,破天荒的老臉一紅,王冊回身看向原本的那個閣樓!

但是卻發現如今二人身前是一片桃花林,哪裡還有那曾經破敗不堪的閣樓。

王冊看向四周,寂靜無聲,然後對著身邊的少女撓撓頭說:“剛剛,對不起哈!是我的錯.”

她:“沒關係!謝謝你給我起名字,不過我還是想不起來我的家在哪?”

王冊看著麵前的桃花,沉思幾秒,看來你是沒有家了,不過以後我會照顧好你的,而少女不凡的身世一定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其實連星辰自己都不知道,這片桃林其實就是那個小黑屋。

而這片桃花林,就當做是個秘密一直保守下去吧!。

王冊露出招牌的微笑道:“以後我家就是你家,咱們走,我先帶你認識幾個新朋友。

你以後需要好好學習知識,這樣才能更好的跟大家一起生活,知道嗎?”

少女:“嗯!好的!”

莫名的親切與信任,星辰看著麵前的叫王冊的少年,應該是他喚醒自己的緣故吧,我以後一定好好對他,不然我現在還在那個小房間裡麵呢,小姑娘偷偷看了一眼王冊,笑顏如花!!

王冊拉著星辰:“這也許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吧。這樣應該可以安全的離開了吧!”

王冊開始給星辰講述荒原上的各種常識,比如武煉體係,比如哨所,比如給自己編造一個身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星辰的記性很好。

落日時分,王冊終於帶著一個身影從夕陽下走了出來,獸群已經消失,唯有兩個如夢初醒的少女站在殘陽之下,眼神熠熠生輝的看著他們倆走出林子。

靈智未開的一隻隻小動物跟在王冊幾人身後,王冊時不時的回頭張望,而身邊的三位窈窕少女也心思各異。

王冊:這種事情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了。

暗處,一個山頭那隻食鐵獸,還有其餘的荒獸足足幾十隻,這些玄水山脈,明珠湖的王者注視著幾人離開,準確的說像是在送行,一雙雙五顏六色的大大眼睛閃動著神秘的色彩!好似在訴說著什麼…

山林之間,幾人耳邊是一聲聲野獸的低吟,就好似送親的隊伍,王冊恍惚間感到些許的悲傷,而緊緊跟著自己的星辰銀色的長發下,眼神溫柔。

隨著幾人漸行漸遠,峽穀恢復往日的寧靜,短短的一兩個小時內,各種兇獸,乃至堪比修行者的荒獸,齊聚在這裡,現在除了風聲與殘垣再無剛剛的可怖盛景。

“瑩瑩燈火,看流歌,桃花浮,灼三月,紅顏笑,春風歇!”:“呦嗬!你小子咋滴!有意見嗯?”然後雲軒咬牙擠出一個字 “沒”“哈哈,真乖”場中,王冊再次開口道:“雲公子果然大氣,既然這麼有誠意,那這個武器還有他右臂上的武具以及身上的東西就當是見麵禮了,我拿走你們沒意見吧!”女子沒有絲毫猶豫道:“可以!”王冊淡然一笑道:“大姐我還沒說完呢?那小子現在是我的戰利品,他的裝備當然是我的,既然是生意,我這武具有了,能量石我怕不夠用啊!這樣剛剛那小子用的能量火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