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20章 哨所日常【下】

    

!!”王冊使勁的回想著,但是啥也想不起來,腦袋昏昏沉沉,越是回想越是刺痛異常,依稀中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夢,自己竟然變成了一隻鳥,許久之後自己醒來,但是那夢境又記不清楚了斷片了。然後莫名其妙的自己光溜溜的突破了,做了個夢就突破了,好神奇,但是真不錯的樣子。隻是可惜自己剛剛換過的衣服啊!少年推開門。小胖子劉玉劍,流著口水開心的在躺椅上沒心沒肺的睡著了,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去了,窗外是傳來淡淡的月光。哨所裡,...沒辦法王冊為這位索尼克大兄弟的情商感到悲傷,簡直糟糕到了讓人絕望的地步。

比如之前這位大哥,就曾經給玫瑰姐姐送過的其中一份禮物,是一具精緻的骨架,而且是一隻雪狐貍的,哦!天哪,這種浪漫,讓人簡直崩口,兄弟!你不知道玫瑰最喜歡的是鸚鵡跟玫瑰花嗎?

王冊輕車熟路,來到高大廣闊的煉金房,推開門進去之後,火熱的氣息如龍炎一般撲麵而來,這棟建築的溫度比室外高了起碼三十度,暖陽啊!

一位身材健碩的一頭銀白短發的老人正在大聲嗬斥道:“你個蠢蛋,打鐵都不會,你這是沒吃飯嗎?

再快點,加快速度。還有你你你,說你呢?你在乾嘛?這點東西你給老子錘了半天,控製力度,用心懂不懂啊!

控製好力度,握好手裡的錘子,你當你在砍柴嗎?記住,錘子就是鐵匠的靈魂,錘子是世界上最美物品,你要用心感受它的心跳,感受它的每一次震動,每一次呼吸!

還有你,溫度,溫度,你這個棒槌,高錘這個廢物東西是怎麼教的你……”

大廳裡此起彼伏的聲音:“鐺!鐺!鐺”的金屬錘煉聲音不絕於耳,歐老爺子手裡拿著水杯走走停停,嘴裡妙語連珠,一個個大漢光著膀子汗流浹背,火光通明中嘿!嘿!嘿!的激情四射。

一錘接一錘,還好沒有八十!八十!的虎狼之詞!

一群武者好似小雞崽子在老人的語言攻擊力下不敢有絲毫怨言,隻有對著麵前的冶煉臺宣泄…溫柔!

老者回頭喝杯水,估計罵的口乾舌燥,一回頭正好看到剛來到的少年,這小子終於來了,老頭不禁眉開眼笑道:“快過來小王冊,你小子可算來了!這幫棒槌真是氣死老子了。”

王冊快步上前說道:“歐爺爺,您消消氣,一把年紀了怎麼還這麼大火氣?”

老頭樂嗬嗬:“呦呦呦!小嘴抹了蜜不成?”

小夥陪笑:“嘿嘿!你這是哪裡話,今天小子可是給您帶了好東西來了,您猜猜是啥?”

“少廢話!快拿來,讓老夫給你掌掌眼!”

少年直接拿出一個物品,好心的解救了一群打鐵的老倒黴蛋們。

歐老頭看到王冊從揹包拿出的物品,眼中金芒一閃,一把拉著王冊說道:“這是…銀狼王的爪骨?”老者脫口而出道,不愧是所長,僅僅就一眼老人就道出了這利爪的來歷。

還沒等王冊說話老頭立馬拽著王冊說道:“走走,我們去裡麵說,這可是個好東西,你跟我說說哪裡搞來的?”

王冊跟著歐老爺子幾步上樓穿過高階冶煉區,二樓裡麵同樣聚集不少人,不過不再是樓下的野蠻暴力,大型的機械群裡同樣是健碩魁梧的老爺們激情擼鐵中,一排排的武器裝甲等,冷兵器熱武器各色各樣,竟然還有一些反器材槍械的配件。

這裡是製造各種高階武器裝備的專業高階鐵匠老哥的工作地點。

最後王冊跟隨老者來到三樓,王冊跟著走入老者的獨有的鐵匠坊,一樣的琳瑯滿目的礦石器材,並且一位哨所大鐵匠的裝置那可比王冊自己的小密室可要高階太多了!

二人走到冶煉臺前麵,老者麵色嚴肅問王冊道:“小王冊,你可知這銀狼的利爪價值幾何?”

王冊一臉疑惑的說道:“歐爺爺,荒原銀狼王乃是狼族中的王者,身為三星獸體,吞噬級兇獸,大家都知道啊?這利爪有何不妥?”

“但是你可知道這野獸生命等級雖然同為三星,但是為何有些獸族的威脅等級卻被稱為,吞噬級?”老者高深莫測的說道。

王冊不假思索:“嘻嘻!歐爺爺你考我啊!攻擊型獸族的生命等級分為,低階野獸,威脅程度一星。

中級獸體,二星威脅,攻擊性兇獸被人定義為捕食者,遇到這種野獸,武煉高階武者以下武者建議撤退。

最後就是高階獸體了,威脅等級為三星,其中的兇獸就是吞噬級,碰到吞噬級獸體,武煉巔峰以下武者基本必死!而武煉巔峰同樣傷亡率很高。”

老者接著問到:“那你如何得到這隻利爪?”

隨後王冊把野外的種種如何遭遇到這隻受傷的銀狼,然後自己跟高錘幾人又是如何趁機不被,抓了一隻小狼崽子。

然後被銀狼追殺,最後反殺這隻銀狼的過程簡略的說給老者聽。

最後得到這隻利爪,當然心臟骨骼之類的材料皮毛等等則上繳哨所了。

老何聞言暗自點頭說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們幾個還真是好運氣,高錘那小子也是運氣不錯!行了,這件事你不要告訴別人,相信哨所方麵也會幫你們遮掩訊息的!”

“歐爺爺,雖然這隻利爪雖說是難得的珍稀材料?但是你也用不著如此小心翼翼的吧?小題大做了不是?”少年一臉的疑惑。

隨後老者拿著狼王利爪鄭重的對王冊說道:“你跟我來!”

然後老爺子推開裡麵的書房,然後從密碼櫃裡取出一個閃耀著紅光的瓶子說道:“這裡麵裝著的是風鳥的血液,你可知它的用處?”

王冊看著瓶子,侃侃而談道:“這有何難,風鳥嘛,其羽硬若鐵石,速度宛若疾風,此鳥飲朝露於天際,行蹤難尋,乃是鳥中的珍禽異獸,沒錯吧!”

老者目露贊賞,點頭道:“沒錯,風鳥確實是鳥類中的異類,這瓶風鳥血液乃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而這風鳥血液的用途你可知曉?”

少年被問到了,撓撓頭道:“這倒是不清楚,莫非這風鳥的血還有啥妙用不成?”

不出老者意料,王冊確實不知,因為風鳥這種鳥類在寒風荒原並無蹤跡,而老者卻不知從何獲得。

歐老爺子笑嗬嗬道:“這瓶血液啊!乃是我從一位聯邦商人手中購買得來,乃是一種珍稀的靈引材料,至於這把狼爪瞧好吧!應該隱藏源力屬性!”

王冊看著這根爪子,一臉的不可思議:“臥槽,源力屬性,真的假的?”

老者沒有回答,隻是拿起利爪將一滴風鳥的血液滴在其上,慢慢的風鳥的血液竟然滲透進入了爪骨內。

不一會神奇的景象出現了,王冊看到原本潔白的狼骨,開始散發著淡淡的藍光好似那頭銀狼在低吟,並且屋內突然有一股寒意開始湧上心頭。

老者看著王冊正在發呆不禁感慨道:看到了沒有,這就是生物的靈骨啊!你這小子真不知你是運氣好還是眼光獨到!

要知道這荒原銀狼出生之後便是二星,一成年便是吞噬級的兇獸,假若不是隕落有很大幾率突破生命源質的枷鎖成為荒獸。

而現在通過這骨爪推斷它應該是突破失敗了,才導致實力大減!不然你們也不可能如此簡單的將它擊殺。”

老人看了一眼少年繼續:“還有,你仔細看這隻爪,骨長半尺,而爪刃竟然有一尺,這也是我多年前有幸見過一把銀狼利刃打造的神兵。

而那把刀與此爪相比竟然略有不足,想必這隻銀狼王應該是在失敗之時,強行將一部分本源之力凝聚到了骨爪之中,用來作為殺手鐧的所在。”

少年恍然大悟,對著歐老爺子露出驚為天人的感嘆道:“天啊!歐爺爺,您真的好厲害!我太佩服你了!”

“嗬嗬!你個小馬屁精!”老者滿意的露出笑容 “說起來,這也許就是緣分那,當時就覺得這隻狼爪與眾不同才會單獨取下,現在這隻爪子到了您的手上,這就是天意啊!歐爺爺多謝您給我解惑!”少年恭敬的對著老人鞠躬行禮。

老人名叫歐修,是這座火焰建築的主人,老者是一位在西荒都算的上是久負盛名的大鐵匠,三年來對自己關愛有加,而王冊如今的煉金學識皆為之所授。

而且這幾年來,老人一直想把一身的在煉金方麵的衣缽傳給自己,王冊是知道的,這讓兩人雖然沒有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

老者一臉慈祥笑道:“好了,小王冊,這件東西你打算如何處理?要不要為師~咳咳,歐爺爺幫你做一件趁手的武器啊,要知道我可是咱們西部唯一的大鑄造師哦!”

王冊心中暗自吐槽,您老一定是見獵心起這樣難得的東西對每一位鑄造師想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這一臉騙小孩子的笑容,我一眼就看穿了,想當初騙自己拜師的笑容一毛一樣。

王冊靦腆的一笑道:“真的嘛?但是歐爺爺那可太好了,隻不過小子我最近手頭比較緊哎!您要是不介意那我給您捶捶背?”

“哈哈哈,你個小狐貍尾巴終於露出來了啊!少來我來這套,東西放我這裡,完事後再算價錢,少用你那奸商的套路蒙老夫…沒用!”老者彎腰笑嗬嗬的盯著少年,老夫還治不了你…。

“哇!老歐,你別分了哦,天地良心,我王冊可是誠信為本的良心商人,童叟無欺,你可別冤枉好人!”王冊往後一蹦,原形畢露說道,感情自己叫了半天的爺爺,打水漂了唄。

老者大笑一聲,神清氣爽哈哈道:“你個臭小子,還是老歐聽著舒服!行了,滾去找你大師兄吧,他那裡有幾樣東西我交代了,你去幫他打打下手,這幾本靈武錄書你拿回去看一看。”

“好嘞!老歐,那俺~走了!”

“滾吧!”

王冊樂嗬嗬的滾蛋了。

“這臭小子!!”歐修無奈的搖了搖頭笑道,

歐修一生癡迷煉金鑄造,收有三位親傳弟子。

今天在武械所裡王冊見到了排行老二的齊源,跟老三齊海,二人乃是倆兄弟,故人之後。

傍晚,王冊從山穀裡離開,長長出了一口氣,每次來這裡都是王冊都會辛辛苦苦的無怨無悔的在這裡打上半天的鐵。

而武械所都對這個小傢夥很愛護有加,但奇怪的就是師傅卻一直都沒有收小王冊為徒,這讓一些師兄弟很是不解,莫非師傅老糊塗了?

但真實情況恰恰相反,因為王冊知道自己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所以婉拒過幾次之後老者也不提了,但是對王冊那真是沒的說,所以還是會經常過來打打鐵,順便白嫖一些小玩意,自己拿回去練練手。

少年出了,武械所,離開這片科研中心後小跑下山,不遠處可以看見銀龍湖在夕陽下滿是餘暉,心中總結今天的收獲。

第一,哨所內應該並沒有發現鉬銀淚的訊息。

第二,自己如今的肉身之力為三點一噸,防禦力可以承受十噸以下的沖擊力,這還隻是十道氣血之力,距離圓滿還有一段距離提升空間很大。

其他的反應速度,爆發力等與自己之前的推測相差不大,這戰力應該同級武者之間的天花板,當然這僅僅是武者身體資料方麵。

第三,哨所的礦物資源貌似出了點問題,因為哨所的三個主熔煉爐隻開了一個。

但是應該不是很嚴重,這也是常有的事情,要是礦區出了大問題,那可就不是現在這副光景了。

離開之後,少年在這裡的食堂吃了個飯。

夜幕初臨,小院中。

少年走出密室一臉的憂愁:“氣血靈材快消耗殆盡了啊,看來隻好去找威利斯大叔收債了…!”

畢竟維娜絲的修煉材料和煉血規劃,一直是王老闆負責,兩方各取所需,少你需要荒原上資源的訊息,而威利斯需要付出誠意,為王冊收購所需的修煉資源,當然不是白嫖,而類似於一種投資。

這也是老者離開之前為王冊留下的人脈,王冊也有過猜想,為什麼老者會帶他來到這裡。

寒風荒原上,單單西部就有二十五家哨所,為什麼老者會選擇灰眼,其中有什麼特別之處,初來灰眼之時,老者告訴小王冊說這就是你以後的棲身之所。

王冊瞪著大眼睛生平第一次看見這麼多的人,於是小腦瓜一轉,冒出一句:“這裡的人猿好多哇,看起來應該很好吃的樣子,哈哈!”

老者敲著小王冊的頭說道:“小子你犯病,老子揍你了,人族你也吃?”

小王冊當時看著一個小女孩,舔著大臉,陰森森的說道:“你很香哇……!!”

那個小女孩不是別人就是維娜絲。

“啊啊~~嗚嗚!你不要吃我…爸爸!怕。。。”

而一旁恭敬的威利斯有著說不出的感受,直到很多年以後他回想起老者帶著一個小娃娃來到他麵前的那一幕,還是不禁感慨萬千。

而老者每天就是在哨所裡喝茶看報,就像一位看門的老大爺,不過這也讓王冊很頭痛人因為每當一群老頭指著他家大門惡語相向的時候,老頭子卻笑嗬嗬的掃榻相迎,就很開心。

而在哨所大媽們的眼中,這小老頭風不光趣幽默能說會道,交際舞更是拉整個哨所老一代一條街,簡直就是不老男神,更何況帶著可愛的小王冊,簡直深的哨所大媽青睞。

二樓陽臺,王冊坐在躺椅上默默望著無邊的星空,現在老頭走了,自己也早習慣了這裡的生活,離開原始的野獸世界之後。

至於為何自己會在這裡,還是別的哪裡,好像也不是很重要,反正我還是個孩子,寒號你啥時候回來啊?

老頭大概的意思這灰眼這地方,年輕時他的朋友他在這裡遇到一位朋友,啥朋友咱也不知道?估計大概就是年少輕狂策馬江湖一段情之類的。

哈哈,老頭子肯定年輕時也是個不正經的多情種子,不然哨所裡的大媽也不會天天來找他打麻將,跳舞之類各種社交雲雲。

想想以前腳下小倉庫的的雞飛狗跳,王冊嘴角一歪哈哈一笑,現在有些寂寞呢:“算了,本小爺,自力更生…。”

而這遠在天邊的老者自然不會想到,小王冊在默默的思念自己之餘編排起自己來了,不然又是一個爆栗敲在這臭小子頭上罵道:“鬼頭鬼腦!”

星空凜然如長卷,長風清涼塗抹夜色,哨所燈火通明,星空之下少年眼神明亮,江湖,清風,明月。地方一較高下吧!”老魏看著地麵上的眾人,又看一看氣急敗壞的男人,嘴角一笑,於是不再言語胸腹之間浩然之氣鼓蕩,身後法身捏出一個術法印記:“子曰:星移鬥轉!”灰眼大道之上,疾馳的跑車被攔下,戒嚴的警卡橫在東門的道路之上,原本十分鐘的路程此刻卻讓一位氣血騎士啞口無言!十字路口,灰眼大道去往東門的轉彎路口,一輛輛從東門駛出的馬車,牛車,各種運載車輛,烏泱泱的堵滿了整條馬路。牧流雪指著自己的鼻子看著呲著大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