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38章 一言不合1

    

小姑娘露出興奮的笑容。二人一拍即合同時低下頭竊竊私語了起來,一旁的小胖子看著她們倆狼狽為奸的樣子,翻個白眼!篝火呼呼的燃燒著!鼓聲結束了,就在這時候,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從宴會的一側傳來,隻見十幾個小夥子昂首闊步的走到了廣場的中間。“嘻嘻嘻!搞定!我厲害吧!”少年伸出大拇哥!三小隻身旁,突然空曠了起來,侍者把一個冒著熱氣的巨大的木桶抬了上來,維娜絲悄默默的笑道:“搞定!嘿嘿,這下沒人跟咱們搶了,快吃...昏沉的天色如暈開墨汁,肆意在大地之上撇灑著水墨,雲遮霧繞的東山之下。

來自銀龍湖的渦輪機組正在吞吐著無盡的湖水,河水跌落的轟鳴震耳欲聾,激蕩的河水打在堤壩之上,掀起滔天巨浪。

巨大高懸的堤壩橫斷山口,大堤之上人聲混合著風雨聲一片嘈雜,十幾名身強力壯的光膀子大漢正在拖拽著一根巨大的鐵鏈,一聲聲:

“嘿呦!嘿呦!…”

口號感天動地。

“龍抬頭了個呦喂…”

轟隆一聲巨響,隻見堤壩之上又綻放出一條氣勢恢宏的巨大瀑布,就如同銀色巨龍的吐息,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銀色弧線。

銀龍湖畔,三山交匯的西山南麓,陰雨連綿的五號居民區此刻卻亮如白晝。

銀龍胡北岸的小山頭上,一個高達百米的白色桶狀燈塔熠熠生輝的聳立著,隻見燈塔的頂端逐漸的亮起瑩瑩的潔白,並且逐漸刺眼。

它就像一個巨大的銀色光柱,化身一把光劍刺向了漆黑的夜空。

映照之下的銀龍湖波光粼粼。

東側雲遮霧繞的山間,一大片反射著銀色光芒的金屬建築群在水庫之上悄然盤踞著,群山之巔,一個個巨大的白色風車直插雲霄,反光的金屬葉片被來自燈塔上的巨大聚光燈點亮,

在這一個個銀色的大風車下,整個銀龍湖就如同一麵巨大的銀色鏡子,吞吐著整個東山內的雨水,然後轉化成電能,照亮整個哨所。

白塔小鎮,小鎮一角緊挨著銀龍湖的山崖邊,一處風景絕美的觀景臺上趴著一群五顏六色的“大蘑菇”房子。

身穿米白色練功服的柔美青年坐在涼亭內,紅泥火爐,飛雨煮茶,有一少年青衫白牙:“雪哥你聽,是第四泄洪的龍口開了…”

牧流雪飲一口清茶,一臉滿足,輕笑的看了一眼小傢夥:“我還是比較喜歡你之前囂張的樣子,嗬嗬!”

青年揉了揉嘴角露出一抹淤紅。

王冊嗬嗬一笑,端起茶道:“做生意不就是講究個人情世故,雪哥見諒,以後就多多關照了…”

青年吐出一根茶葉看向緩緩被點亮的雨幕,輕輕一敲茶杯,帶著一絲錯愕,這才幾天,看來是儲能部門的蓄電池又爆表了?不愧是十二級的雷雲風暴。

他邪著盯了一眼對麵欲言又止的小傢夥,不搭理他,轉頭看向山外銀色的大地,天空,湖泊,幸災樂禍道:

“嗬嗬,這幫酒囊飯袋,真是讓人心情愉悅啊!”

王冊一撇嘴:“啊,對對對!!!”

驟雨初歇,悄然之間天色即白,東門防禦區小鎮之內雲煙繚繞的景象如同被一抹無形的大手塗抹上一層深藍的倒影。

寒風荒原,萬裡高空之上,集聚翻滾的的雲層內充滿高壓與熱烈的高溫,雲層的深處,無數散發著湛藍色的銀色小光球,

如同一顆顆肉眼難尋的小流星,它們急速的飛馳、然後撞擊,爆裂炸開,好似鐵匠打出的鐵花。

“轟隆隆!哢哢哢!!”

雲層之內發出一聲從未有過的雷霆之音,幽暗的雷電好似撕裂畫卷的觸手,天穹如同被一種神秘力量崩碎的冰麵,

無數幽暗的雷電沿著這些蛛網一般的裂痕急速蔓延,絢爛的極致的一閃而逝消融其中,如水波蕩漾,冰麵癒合。

長歌大街,一聲低沉的嗡鳴:“五方·畫地為牢!”

一桿白色的大旗桿插在青石地板之上,整個小鎮空無一人,婆娑的細雨從冰藍的穹頂飄拂而來,十三道身影出現在陣法中,而長街之外那位警衛處的隊長麵色蒼白如紙。

男人環顧四周,顫抖著喊到:“快~~!拉警報,戒嚴!整個小鎮都戒嚴!疏散民眾…”

“唉!老弟可怒不得啊!哎!~~命座·白夜棋!”

叼著煙的漢子,麵露為難之色,看著對麵收起墨鏡後笑嘻嘻的漢子,他打出了一個響指,一個八卦樣式的棋盤出現在半空。

二人對峙而立。

無盡虛空之處,裂開一道百裡的縫隙,宛若一隻巨大的束眼,從天際墜落的雨水竟然向天而回,好似好似時光倒流一般,轉瞬之間千裡大地從大雨滂沱變成了朦朧細雨。

地麵上,整個西荒無數的獸族隻感覺心跳像是突然慢了一拍,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明珠湖內青蓮島內的青蓮山的頂峰,一隻白虎仰天長嘯,隨後三十三道蠻荒的氣息直沖天際,虎嘯龍吟的明珠湖內萬物顫栗,就連那隻白白胖胖的懶散大熊貓也搖動了滿山的竹林。

灰眼哨所上方的天空,原本遮蔽陽光的漆黑雲層頃刻之間變了顏色,從天際炸響的雷聲,再到那密集到令人頭皮發麻的銀色雷霆把天空渲染成了白色,好似萬馬奔騰,閃電在雲層內奔走交錯,恐怖如斯。

哨所內,無數人抬頭看向天空:“這是什麼情況,雨竟然停了?”

東山之中,有兩位老者帶著隨行的侍從正俯視著銀色湖泊,隨後天空晦明如晝,抬眼望去:“嗬嗬!還真不知是咱們腳下的這銀龍湖倒影出這天空顏色,還是熾熱的雷雲染亮咱們腳下的湖泊,多壯觀的景象啊…可惜了!”

高山河麵色詫異:“你何時也多愁善感起來了?”

“嗬嗬!隻是感慨一下而已,說到底無非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換個活法也好,全當發揮發揮老年人的餘熱了…”

說完,老人微微停下身形,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回頭看向遠方,古井無波的眼神中蘊含著鋒利無比的鋒芒,略顯消瘦的身影給人一種難以明說氣勢,好似潭水中蟄伏的巨龍,微微睜開眼睛,又一個修行者!

“哈哈,好!好!好!不愧是龍隱老弟,這股誌氣絲毫不減當年吶!天上風雲變化也好,地上強龍臥虎也罷,年輕人的事情咱們就不去操心了。

咱們哥倆換個地,我帶你去看個好東西,我們灰眼雖然不比你們風鈴江寬水闊的,不過要說這山林之間倒是別有一番滋味!走走走!”

高山河略微皺眉,收回看向東門處的目光開朗一笑,貌似完全沒有把這點事情放在心上,倒是說起了風景,反正魏老弟已經過去了問題不大。

霜天樓老搖了搖頭,轉念之間也是笑道:“好你個老傢夥,瞞著老夫偷偷藏了這麼底牌,真有你的…!”

“哎呀!霜老弟你這這話說的,見外了不是,以後搞不好咱們就都是一家人了,不是老哥哥我說你,家裡有個這麼如花似玉的小丫頭你還藏著掖著的,說真的這小姑娘我打眼一看就喜歡,要不玩給介紹幾個小夥子…”

“姓高的,你狗日的少打我寶貝孫女的主意…”霜老爺子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指著高山河破口就罵了起來,

高山河笑嗬嗬的伸著老臉,語重心長道:“哎哎哎!你看你一把年紀了成何體統,老夫這一番好心你…”

“好好好!你個老匹夫,我今天非得叫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倆老頭在前麵吹鬍子瞪眼,後麵跟著的死死繃著,生怕憋不住。

“你看看你,脾氣還是這樣暴躁…”倆人你罵我我罵你,最後大概是罵累了。

高山河:“其實,鬧一鬧也好!”

“你倒是心挺寬。”霜老爺子不置可否道。

“走了…”

倆位都擁有可以終結這場鬧劇實力的老人並肩前行,心裡都清楚彼此的想法,年輕人就該有年輕人的樣子,。

人老了就應該少摻和一些年輕人的事情了,說到底都是家務事,最後無非各打五十大板的事情,他們兩個說到底在灰眼還真翻不了天,除非真的不想活了。

幽冥之間一道身影從南門方向破空而起踏風而行,又一個在大雨天救火的老頭罵罵咧咧的跳了出來,在天空劃出一條青虹,直落東山之內的而去。

小鎮那道觀景臺,身為一名氣血騎士,牧流雪心緒莫名的有些煩亂,畢竟這陰雨綿綿何時期,牧流雪起身,一股心悸的感覺從天地間升騰而起,他看向天上那潔白的雲層,瘋狂的雷雲,天地之威果然恐怖如斯啊!

喝著茶的少年突然蹦了起來,舉目看向東邊巨墻下的東門小鎮的方向,莫非是王野那傢夥。

牧流雪:“無非是天雷滾滾,習慣就好,你小子怎麼了?”

王冊還沒來得及開口,額頭眉心處突然一陣燥熱難耐,靈海中王冊拚命壓製莫名躁動的灰色小眼,這股熟悉的感覺錯不了,該死啊!自己得趕緊趕過去。

“喂喂!你沒事吧,王冊你怎麼了?”牧流雪終於認真起來,走到少年身邊再次開口詢問!

王冊微微回過神來,感激的看了一眼這位氣血騎士,聲音有些喑啞道:“我朋友好像出事了,你能帶我過去嗎?我這裡好像出了點問題,需要稍稍調息一下。”王冊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牧流雪一甩金色的短發笑笑道:“嗬嗬!客氣什麼,還有以後請叫我領隊大人,你跟我來!”

一輛新款的火石動力跑車內:“對了,你朋友在哪?”

王冊在副駕緊閉雙眼:“東門!”

“嗡嗡嗡

~~~!”一道利劍般跑車掀起陣陣尾流,騷氣十足的沖出上了白塔小鎮的大街。

牧大公子我今天就當一回英雄,幫幫這位可憐這位小老弟,畢竟被老子揍了一頓,現在更是舊傷復發,而且又碰上朋友受難,你小子就等著被老子的魅力深深折服吧!!

救苦救難的牧流雪騎士大人!

我的一號令牌持有者小弟!嗬嗬!約法三章!

壓抑道變態的笑聲在車子裡回蕩:“啊!~哈~哈~哈~~!”

東門,刺耳的警報響徹大街小巷,民防團的隊員正身穿雨衣安排著大批居民進入臨時安置點,車站之內擠滿麵麵相覷的乘客:“臥槽,這咋了這是,雨停了怎麼還拉起警報來了??”

小鎮中,大批的公人員湧上街頭,開始勸導前來消費,遊玩的居民前往北區,南區原本應該是繁華熱鬧的街頭,此刻卻空無一人。

幾十名警衛處的警員站在警戒線外麵,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管理處大大小小十幾名官員正一個個站在大街之上手足無措!

一時間東門小鎮成了旋渦的中心,一隊隊的武者接到通知,開始朝著這個方向趕去,無盡深空之上,那道裂開的縫隙,泄露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擴散,無數的野獸冥冥中抬頭望向天空,近乎朝拜!

於此同時,東山深處的無名山峰之間,高大的宮樓之後的飛羽閣,其山澗之間的那道石刻有:茫茫獨幽草的石碑開始莫名震動起來,連同整個飛羽院內的三大殿,問天閣,春江洗劍殿,飛羽忘江樓內的三大石碑,開始發出陣的顫動!

山澗中心的玉石高臺上,一道身影急速而來,老人腰上懸著酒葫蘆頭戴鬥笠,正是黃金樓內那位老者。

“二供奉!”飛羽院內此刻亂做一團,幾十名身穿飛羽藍溪袍的弟子正從各處趕來,這些三代弟子惶惶不安的來到老者身邊,一同看向這個蒼茫古老的石碑,突發的震動讓所有人不知所措。

老者嗬斥道:“一個個驚慌失措的樣子成何體統!慌什麼?其它幾位供奉人呢?”

“啟稟二供奉,除了大長老其它的幾位供奉現在都在·惜身淵中閉關…”

老者一瞪眼:“那春夏秋冬四位樓主呢?”

老者話音剛落,問天閣外四道身影帶著十幾名飛羽院的二代弟子從一線天上急速趕來,

眾人來到場中,四位樓主稍安幾句就趕緊走上玉臺,眾弟子停在下方,一臉焦急的看向那古樸石柱下的五位長輩,漸漸有了主心骨的弟子們才勉強安定了下來,不再嘰嘰喳喳。

四大樓主趕後,飛速登上白玉臺,恭敬道:“二供奉大人!”

一位中年婦人:“師兄,這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為何三大石碑全部震動?”這是春樓樓主。

“好了,這事以後再與你們細說,你們速速去喚醒其它幾位供奉,帶他們來見我!”

“是!二供奉!”四人沒有猶豫,疾步走向山澗中的那個深潭,一同躍入潭中。

老者轉身看向臺下吩咐道:“行了!你們全部給老夫去問天閣裡呆著去,記住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準出飛羽閣一步,聽到了沒有!”

一眾弟子:“遵命!”

片刻之後,山澗隻有老者一人站在這石柱之下,老人看著時不時就震顫一下的石碑,老人滄桑的眼睛中竟然罕見有一絲的濕潤。

老人終於壓抑不住心中的激動,蒼老的麵容微微顫抖,喃喃自語道:“三百年了,整整三百年了,先祖們啊!你們看到了嗎!第六個字終於它出現了…”

萬裡高空,那裂開的雲層之下,厚度達到幾百公裡雷雲風暴中心區,無窮無盡的雷霆散亂方圓千裡的雲層染成了白色,死死的擋住萬裡高空上的那道裂隙。

無盡的雷電球撞擊引發連鎖的巨響,這種天威之下的閃電,一道就足以氣化任何生靈,但是滾滾雷音之下,好似有一道模糊的到極點的囈語在雷雲風暴中起:“荒啊!”

“噠!噠!噠!”急促的雨聲再次席捲大地,天空再次陰沉起來,一輛騷包的跑車急速沿著灰眼大道直沖東門而去。

銀色的旗幟上空,王野笑嘻嘻的對站在自己對麵的漢子打趣道:“沒想到,真是沒想,老哥竟然是一名文道賢者境界的巔峰修士!是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悟道?”

“失算啊!大意了大意了!我還以為你是一位太陽騎士,沒想到會是一位機械先知,竟然還是雷霆屬性的!神州的軍方現在都這麼富裕了嗎?”

老魏:“賢弟不如罷手如何,不叫讓我難做啊!畢竟大長老那裡我不好交代…”

就在二人對話的時刻。

地麵之上兩方人馬隔車相望,小胖子看著四周被染成白色的長歌大街,這???到底什麼情況!還有為什麼魏大叔和老王竟然會飛?到底發什麼什麼事情!

而且為什麼你們幾個不感到不可思議嗎?小胖子看向身邊站著的哥哥姐姐們,大傢夥一臉的桀驁,看向對麵!

“三叔!這這這…”文金剛呆若木雞,身邊站著的兩位氣血騎師麵色難看一言不發死死的瞪著天空之上的二人。

中年騎士麵若重棗,眼中更是凝重到了極點,這人到底是誰,到底是敵是友,哨所有一位修行者,大長老絕對是知道的,這位老魏他倒是見過幾麵,隻是不熟悉,沒想到竟然他會是一位修行者,自己這個侄子到底是倒黴,還是好運,

就算反應再慢,在場的其餘人也看清楚了在場的形勢,兩位身負源力禦空而行立的男人,這就是覺醒嗎?這就是修行者嗎?抬手間就擁有改天換地能力,簡直神乎其技!

而扶起文金剛的裘皮老漢心中苦笑連連,他是看明白了,自己這個小少爺這下麻煩大了!不死也得脫層皮啊!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得罪了一位修行者大人啊!

就因為那冒著黑煙的車頭,他們竟然真的打算動手了不成!了出去道:“吉姆大叔,這個送你,我這次出來主要是帶著維娜絲見見世麵的,你就放心吧!”大漢接過盒子,開啟一看好東西啊!一排排的香煙躺在盒子裡麵,方方正正的大臉上透露著欣賞看著王冊:“你這小子跟誰學的!下不為例啊!”王冊撓撓頭,憨厚的嗬嗬一笑。漢子手一抖東西消失不見開懷道:“哈哈,還是小王冊你懂得心疼老子,不像我家那個小王八蛋,行了不說了,你們進趕快去吧,夜班的食堂剛剛開火,走我帶你們吃好的去…”吉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