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19章 科研所【上】

    

暴露在暗中跟著,她們倆交給你了,我跟奧斯卡先行一步,記住切莫沖動!”霜痕聞言目光閃爍想要詢問什麼,欲言又止,終究還是按下說道:“好,一切當心!”“奧斯卡,過來一下…”奧斯卡從隊伍的最後麵,加快腳步趕到隊伍的最前麵,來到王冊的身旁,詢問道:“老王,咋了?”王冊縱身而起道:“別廢話,跟上我路上說。”隨後小隊一分為二,雖說一路上的路線規劃還有事宜,都是霜痕大小姐拿的主意,確實少女也是經驗豐富,一路上避免...灰眼哨所二號區的山穀。

是灰眼的科研中心,有三大部門,分別為科研所、武械所、跟武道所,三大所的所長就是整個山穀的話事人。

武械所所長自然是歐修老爺子,也是整個山穀資歷最深的存在。

老爺子帶著小王同學,來到一個名為神機堂的院落,也是科研所的主樓所在,老頭一馬當宛如進了自己的後院。

“歐所長您來啦,快請進!”一位小姐姐神色恭敬的說道。

歐修老爺子笑道:“是小菲啊,你們堂主呢叫他來見我!”

“好的所長!”

小姐姐恭敬的回答,然後連忙小跑去找他們堂主去了。

“歐爺爺好!”

這時候一個花衣服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路過。

“哎!好好好!”

老頭樂嗬嗬的揮了揮手。

王冊在大廳坐下,神機堂的工作人員看到歐修老爺子,都會專門過來跟歐修大師套套近乎,畢竟這可是咱們的財神爺,整個山穀的進項基本都在武械所,其它的在老頭嘴裡都是敗家玩意。

所以自然這裡聲望不用多言,人來人往的,一個個馬屁讓老頭很是受用,鬍子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歐老頭拍了拍王冊的肩膀感慨道:“還是這裡舒坦啊!”

任誰天天對著自己家裡那群腦子裡裝滿鐵銹的傢夥,心情都不可能太好,還是科研所的小傢夥們嘴甜啊!

少年一雙眼睛滴溜亂轉:“哦哦!對對對!!”。

“臭小子,老夫跟你說話呢!”

歐老爺子很是不滿的撇了一眼對麵四仰八叉的小子。

“嘿嘿,這地方有點東西誒,我好像感受到符陣的氣息?”

歐修笑道:“廢話,神機堂主是哨所裡的靈紋符陣刻畫之所,咱們現在身處的這棟樓裡,自然有符陣守護,不用緊張,一會你的那把刀開光就需要這裡專門的靈陣裝置,裝置有專人負責看護,咱們先歇會…。”

王冊聞言左右環顧道:“裝置?武械所沒有嗎?”

老頭一愣:“哼!,這種精密的儀器咱們武械所可消受不起,萬一出了問題,那群老不死的不得把咱們武械所的樓給拆嘍!”老頭說完翻個白眼不說話了。

王冊咧個嘴笑道:“呦嗬,老歐你還咋生上悶氣了?是不是那個姓高的不給你麵子,你放心回頭我見了他非得為咱們武械所說道說道,老歐你說這老傢夥也忒小氣了,吶!”

老者聞言:“切!就你小子能耐!”

雖說嘴上不饒人,但是眼中明顯寬慰了不少,算你小子有良心,不枉老夫一番苦心吶!老人心裡美滋滋,但是臉上還得甭住了,然後就看到了老朋友:“哈哈,多亞老弟,別來無恙啊!”

王冊看去,來人五十多歲,大鼻子小眼睛,帶著個高度近視的眼鏡,身高隻到歐修老爺子的肩膀,頭發亂糟糟的好像雞窩,急匆匆的從樓上下來,看樣子是忙的不行。

老頭子起身上去不顧多亞堂主的反抗,直接抱住舉高高喊道:“老弟啊!不是為兄說你,你這是幾天沒洗澡了,這味道簡直就像存了三年的老鹹魚。”

被舉起來的男人也不反抗,穩住眼睛後一臉無奈道:“老犀牛,你這個粗鄙武夫,還不快放我下來。”

老者威脅道:“打個折!五折!”

多亞倔強道:“門都沒有……”

跟在身後的菲菲女士趕緊側身捂嘴而笑,歐修所長也真是的多大年紀了還折麼幼稚,我們堂主可不是武者,這小胳膊小腿的,不過這一幕神機堂的人最多看了一眼就忙各自的事情去了,習慣了!!

王冊也是一臉的詫異,看向跟自己站一起的小姐姐的問道:“額,這老頭這是哪一齣?你家堂主不生氣嗎?”

菲菲轉過頭看了一眼這個小帥哥,掩嘴笑道:“哎呀!不會的我們堂主跟歐所長是老朋友了,放心吧!等一等就好了。”

菲菲說完問道:“你叫什麼?我還是第一次見你來我們這裡,你是歐爺爺的弟子嗎,我還是第一次見老爺子親自帶人來呢?”

王冊露出天真的大門牙訕訕笑道:“我哪有那個福分,我就是一個無名小卒,今天花了大價錢拜托歐大師幫我打造一把武器,所以跟過來見見世麵。”

“哦!是這樣啊!哦對了,我叫李菲菲是神機堂的三級研究員,請多關照哦!”說完少女笑著比個剪刀,王冊微微一笑,心裡想到這搞研究都這麼天真嗎?

小姐姐聽王冊這麼說,雖然眼中失去了八卦興奮之火,不是歐大師的弟子啊!但是還是禮貌的介紹了自己。

王冊看在眼裡,心中瞭然,這位叫做菲菲小姐姐,一開始肯定以為自己跟歐老頭的關係不一般,知道自己的身份後,一個小小武者打造武器而已,女孩心思簡單,都放在臉上了,自然逃不過王冊的眼睛。

女孩年紀不大,應該比王冊大個一兩歲,兩人看著不遠處的武械所的所長大人舉著神機堂的堂主大人,倆人正在激情交流中…。

“我叫王冊,你們這裡好涼快啊,不像煉金堂那裡,熱的跟鬼一樣…”少年彬彬有禮笑道 少女有些意外,隨即得意滿滿的說道:“嘻嘻!當然了我們這裡可是神機堂,整棟樓有刻畫了陣法,簡單了兩風符陣而已,不用見怪。”

二人就坐在一旁,聊起了天,但都是一些常識類的,比如神機堂有多少人,你們平時都忙什麼之類的,菲菲小姐姐給王冊科普了一下,讓王冊對這裡有了大概的瞭解。

窗外天色漸漸黑下來,一行人走進電梯,菲菲小姐姐很懂事的按了-6層,電梯開啟是一個深長的甬道,過道裡是明亮柔和的燈光,幾個走到一扇門前,多亞堂主走到門前拿出令牌,隨著一陣復雜的機械聲音響起,厚重的大門被開啟,其上三個大字:“無涯廳”。

王冊隨著老者走進門內,門內一左一右兩位武者在站崗看見歐修所長跟多亞堂主抬手示意放行。

王冊跟著走來,一個高達二十幾米的巨山內大廳出現在王冊的眼前,王冊目測麵前的這個大廳穹頂長度大概四百米左右,寬度也在兩百米上下,大概整個空間上由十幾根巨大的巖柱撐住穹頂,其上有明亮的燈光照射四周,讓這裡宛如白晝,抬向上可以看到裸露在外的巖石。

王冊暗暗心驚,沒想到這其貌不揚的神機堂,地下竟然還有這等規模的巨大巖洞,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據點,看來自己對哨所瞭解還是太少,此前竟然一點都沒有聽說過這地方。

歐修老爺子進來後,沒有停步沿著大廳裡的道路前進,王冊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跟在後麵好奇的觀察著四周,巨大的巖柱把大廳分成若乾的區域,好似圍墻一般的低矮石幔,一路上王冊已經遇到了十幾名巡邏的武者 還有各色穿著工作服的工作人員不下三十名,這些人神色匆匆走路風風火火,嘴裡咬著包子的,手裡拿著研究資料邊走邊吃的,竟然連歐修老爺子都不搭理,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

很快幾人來到這地下大廳中心區域,一根支撐穹頂的巨大的巖柱四周是一個個石頭雕刻的展示臺,其中一個臺子上擺放著十幾具珍貴的機械武裝整整齊齊,王冊路過隨便估算其價值,每一個要是放到外麵起碼可以都賣到一萬金券!!!少年一下子呼吸急促了起來,好多錢!!

少年回首四周,再一看其他石臺上各種各樣的珍稀武具,道具,材料等等!我的老天爺,這狗日的神機堂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百寶庫,真是太有錢了,這中心巖柱下起碼擺放了幾百件物品!

王冊呆呆道:“女神在上,我真不是在做夢吧,這裡簡直就是天堂啊!”

多亞堂主回頭打趣道:“小傢夥,咱們這裡確實是武者的天堂,天天躺的躺,哈哈!希望你走的時候還能發出這樣的感慨!”

王冊一愣,看向這位堂主,啥意思?

歐老爺子跟菲菲小姐姐聞言也是莞爾一笑,這裡確實是武者的天堂啊!

“老犀牛,說好了這裝置開啟之後一個小時一萬金券,然後源石一顆八百!其他材料費用另算,還有這次是你私人使用,按照規矩源陣是要收費的,每套源陣每一次收費兩千金券,我就不帶你們兩個進去了,菲菲你一會跟著歐所長,記住少一張金券,今年的等級評定作廢!”四人走到巨大的巖柱之下,多亞堂主咳嗽一聲講到,很是按規矩辦事。

歐老爺子鼻孔朝著多亞堂主:“哼!你這摳門的死書呆子,真夠囉裡囉嗦的,行了老夫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別在這裡礙眼了。”王冊心裡腹議這多亞老堂主脾氣是真好,眼皮都不帶抬一下的。

然後,多亞拿出自己的令牌,激發出一道光柱打在了巖柱之上,隻見巖柱之上朦朧中出現一個石門顯現出來,這位堂主收起令牌跟身後的菲菲交代了幾句,然後跟歐老爺子說了句話,推了推眼老花鏡就急匆匆的走了。

王冊看見這一幕,不禁抬起頭看向這高大的石柱,然後感嘆道:“沒想到這巖柱竟然別有洞天,我還以為這柱子就隻是支柱呢,這就是給我的武器刻陣的地方嗎歐爺爺。”

歐老頭笑道:“沒錯就是這裡,快別愣著了,進來吧!”說完老者走了進去,王冊跟菲菲也跟上。

“這就是咱們哨所神機堂的核心寶物之一,專門用來刻畫源陣的裝置‘龍嘯’一號!”老者指著麵前的裝置給王冊介紹道。

石柱之內,是一個密室,王冊麵前是兩米多高的銀色基座,基座立在地上如一把長劍刺入大地,再往上看,半空中閃耀著柔和的白色光輝,那是三個一人多高的透明水晶,他們被基座上延伸的金色金屬包圍著,就像一顆樹分出一條條枝丫,按照一種特別的規律跟方式,把三個水晶編製成蠶蛹,彼此連線起來,每個樹杈之上都閃耀著點點銀輝,王冊自信分辨,這閃著小白點的竟然是一個個符紋!而三個水晶品字形交錯而立,而三個水晶中心點,也就是劍柄之上,一個直徑三米的精美絕倫的水晶蓮花綻放著。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星辰扶著虛弱的霜痕從湛藍的光氳中走出來。奧斯卡大喜,趕緊過去扶著幾人:“太好了,你們沒事吧!”星辰:“沒事,你看到王冊了嗎?”奧斯卡搖搖頭道:“我也是剛剛醒過來就碰到你們了,這地方到底怎麼回事…”霜痕麵色蒼白,警惕的望向四周道:“暫時還不清楚!總之先找到王冊人再說!”“放心吧老王這傢夥命大著呢,說不定這傢夥也在找我們呢!話說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看起來好神秘啊!對了,維娜絲呢?”霜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