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碎後視鏡 作品

第18章 科技之光【下】

    

空管他,他要是犯錯了你就你告訴阿姨,看我不狠狠教育他!”王冊伸手扶著劉玉劍的母親。笑道:“沒有,阿姨您別擔心,我跟小胖就是去吃了個飯,這不我們吃完飯就趕緊回來了,您身體不好別受涼了,我送您回去!”“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知道心疼阿姨,不像你這個小王八蛋就知道氣我…”一路上女人一會眼帶笑意的誇王冊幾句,一會又伸手去擰小胖子的耳朵,劉玉劍發出抗議,都給王冊誇的不好意思了。樓前看著母子的身影消失在樓道內,...身為西荒唯一的大鑄造師,無數人做夢都希望能拜師於老者,而現在老人卻唯恐解釋的不夠詳細,恨不得一股腦的把自己幾十年的經驗都傳授給眼前的這個小混蛋。

“無論是打造武器,還是其它武具,材料永遠是第一位,而出色的鍛造師必須瞭解每一種鍛造材料的特性與優缺點,比如生物材料與源力材料屬性之間如何相輔相成,打造出渾然一體的武具,不至於浪費材料,這都是需要大量鍛造的經驗與鉆研,而珍貴金屬在煉金之時的配比等等,在開爐之前一定要吃透其中的門道、

比如你這把狼王之爪,配合各種金屬鍛造出的這把刀胚在鍛造之時熔煉的金屬的比列,時機,韌度等等種種細節,稍有差池就會導致鍛造失敗,

記住鍛造必須心無雜念念,一氣嗬成,才能精益求精,你看現在這刀胚的等級是T4級別中的頂級,而下麵鍛造師要做的就是為它鍛造銘刻符文與陣法。

而越高階的材料越能承受越多的符文,才能構成更高階的符文陣法,從而決定武具最後的鍛造等級,而鍛造不同屬性符文則需要消耗特定的屬性的符文鍛造材料”

歐修拿來兩個瓶子之後道:“符文鍛造材料,比如靈液,屬性分為金木水火土電屬性等等,而現在我拿的這兩個瓶子,一個裝有風屬性的原液的風息之液,而另一瓶則是冰息之液,這種鍛造之液位是由特殊礦物中提煉而出,而源石無論在何處都是戰略級別的儲備之物,十分珍貴,嗬嗬!這點咱們灰眼倒是不用擔心。”

“歐爺爺,我…”

“不要分心,下麵看好了,我開始鍛造第一枚風屬性的風符”

靈動的氣息蕩漾,一滴風息之液被“訂”進雪白的刀身,鑄造錘與白色的長刀在半空起舞。

‘嗡嗡嗡’的震動之聲。

這一滴風息之液,就好似一顆眼淚,被一下下的捶打的敲進了刀身之內,老者渾身散發著獨有的節奏,雷霆之聲在房間內回蕩,一聲接著一聲,連綿不絕,一絲絲風屬性的氣息在刀身上蕩漾。

“哈…哈…哈!”歐修老爺子氣息如龍,一身肌肉如同隆起的山丘,散發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氣息。

一道道雷霆之力從鍛造錘上亮起,化作密集的雨滴一下下敲擊在刀身之上。

隻見一個淡金色的風紋浮現然後慢慢從刀身之內浮現,最後亮起夢幻一般的光澤。

就在王冊看到如癡如畫的時候,那雙行雲流水的雙臂戛然而止。

“小子,看清楚了沒,這就是第一枚的風紋!”歐修老爺子用指尖挑著半空的狼王之刃,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滴汗水沿著他的眉梢滑落。

“嗯!”王冊瞪大雙眼連連點頭,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金色的鍛造符紋,心臟早已經是砰砰作響。

看了這小傢夥一眼,老爺子的鬍子很有性格的上翹著,臭小子老夫不不給你亮亮真格的,你還真當我是打鐵的了…嗯哼哼!!。

沒有停頓,指尖一甩,電光四射的錘子再次開啟了宛如菜刀砍電線一般的激情鍛造,鍛造室內一聲聲叮囑伴隨著一聲聲錘擊,區區一把小刀而已,哪裡值得一位大師如此耗費心力,這根本不是就打鐵…。

低沉厚重的話語之下,是一道明亮清澈的眼眸。

“…所謂符文,乃是由紋路所構成,而紋路最低的是一紋,最高為十紋,比老夫現在的水準,一到九紋之間可謂是信手拈來,小子你還嫩的很呢…

而用鍛造錘的作用,就是在武具之上鍛打出的特定源力屬性的紋路,形成符,這就是所謂的·符文”

“而紋路則是符文是骨架,高明的鍛造師,每一錘就好像在書寫文字,力度,手法,觸感,毫厘之間,天壤之別,其中精妙在於心,在於鳴!”

“每一個符文從第一道紋路開始,它就像你的孩子,需要全身心的去愛護,去捶打,精益求精,細之又細!”

“而隨著紋路的疊加,紋路越多符文的能力也自然隨之越強大,當然這也不是絕對,比如同樣的一把武器,由一名高階鍛造師和一名宗師級鐵匠,各自鍛造為之銘刻的一枚三紋的雷符…在於把握時機,角度,力度,火候等等都是需要用心去感悟,甚至包括紋路的鍛打的震動與聲音都需要把控的絲絲入扣…這樣才能鍛造出完美無暇的符文…”

“…更不用說四紋雷符,或者五紋雷符了,這就是鍛造的魅力與差距,都是影響武具最終的等級跟能力,其差別可不是一丁半點…,可以說是天壤之別,這是每一位鑄造師都必須謹記於心的道理,正所謂~~打鐵~~~必須虔誠…”

一聲聲的教導下,鍛造錘迅疾如電,每一下的敲擊都掀起點點雷芒,帶著一種特別的韻律,時快時慢,時沉時穩。

聽著老者的細心教導,王冊大腦飛速的運轉,雙眼之中紫氣氤氳,老頭子不得感慨萬千,暗道一聲~~孺子可教也!

於是故意放慢速度繼續講道:“下麵要注意的就是,鍛造出的符紋品質,每一道符紋品質高低則由紋路多寡決定,我現在做的就是在給這第一枚風紋提升紋路!”

金石交錯之聲回蕩在房間內,一滴一滴風息之液被消耗,一分一秒過去,歐老爺子手中的鑄造錘如虎嘯龍吟一般掀起一個光怪陸離的鍛造世界,少年看的是如癡如醉!

“叮!叮…叮”的敲擊聲。

歐老爺子停下錘子,拿起狼王之刃仔細檢視一下,沒有出現承載不穩的跡象,隨之滿意的說道:“沒想到上限比我預估的還要高一些。”

隨著老者停下了鍛造,王冊也深深出了一口氣,在消耗了七滴風息之液後,一個閃著更加深沉內斂卻不失靈性的青金之色風屬性符文誕生了…。

這個七層紋路纏繞所組成的風之符文,彷彿有呼吸一般,隱在刀身之內不停的閃爍著。遠比一開始的一紋風符,更靈動,更深邃,也更加的內斂。

“這就是七紋的風符嗎?”王冊喃喃囈語。

老者得意一笑道:“哼哼!小子,可看清了?現在這把武器可以承載的符紋品質的上限我們已經知曉,乃是七紋,也就是上限,也可以理解為·高度,這點你要記住了,過猶不及,千萬不能強求…。

“嗯,記住了!”

“好!下麵就是為武器增加符文的數量,符文的數量則代表·寬度,不是老夫自誇,你這把武器最低T6級別的威力是妥妥的了,下麵老夫要加快速度了,不要分心,瞪大你的眼睛…”

老者不再說話,認真了起來,手指一點三滴風息之液從瓶子裡飄了出來,然後密集的雷音響起,錘擊也快到了極致,肉眼則已經看不清楚,隻能感知。

鑄造錘隻能看到一道道模糊的影子,而短短十幾秒後,三枚一紋的風紋誕生了,老者緩了一口氣,身上的氣血之力再次匯集到手上,再次三滴風息之液飄出!

少年此刻已經被徹底的震驚到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唯有:“臥槽,一心三用。”

不絕與耳雷音響徹整個武械所,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傍晚時分。

落日西下,武械所三樓的敲擊聲已經持續了一下午,歐老爺子的弟子們也慢慢發現了這不同尋常的動靜。

因為太明顯了,太反常了,這時間也持續的太久了!於是一股醋味開始被醞釀。

二樓大廳,出關的齊源此刻正在對著三樓的方向發呆,一旁的高錘心情很不錯,正拉著一位師弟激情對練中。

“這老爺子叮叮當當一下午了已經,莫非在打造什麼不得了的東西…”高烈揉了揉肩膀,他現在是百爪撓心,恨不得沖到老師的房裡一探究竟,這一聲聲的金石之音簡直就是天籟啊!

齊源一愣道:“嗯!怎麼停了?”

“喂,老二過來陪師兄過幾招,我也不欺負你…一把五十金,今天老子高興,來不來!”高烈一腳踹翻一位草雞師弟大喊道。

原本剛剛從鍛造室出關的齊源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此刻聽到這傢夥陰陽怪氣的話,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奶奶的老子失敗了,你個狗東西竟然成了,你裝你大爺呢。

“嗬嗬,這不是我親愛的大師兄嗎,咋了?我聽說你最近又缺錢了?你要是缺錢跟師弟們說啊,不行哥幾個給你捐個款,你放心,老子今天就算出去賣屁股也給你湊上一筆…”

高烈聞言胸膛開始起伏,沙包大的拳頭發出咯吱咯吱的顫鳴。

隻見齊源繼續口吐蓮花:“你少拿你的牛眼看老子,不服?就你那揉麪都費勁的小拳頭,你還想撓死老子不成,嗬嗬!我還真就真不信了…你個草雞…”

兩米多高的鐵塔一般的漢子站在擂臺賽上對著臺下怒笑道:

“好好好!齊二狗,你丫真是長本事了…來來來,今天老子不把狗屎給你打出來…我就是你養的!”

心情煩悶的二師兄扯下肩頭的毛巾露出自己強壯的大胸肌。

霸道的氣血之力轟然爆發,身形如電直接飛躍上擂臺,對著這大呼小叫的狗日的一就是個旋風腿。

“少廢話,乾你丫的…”

“Duang!”黃呂大鐘的碰撞,氣機爆裂。

“哦哦哦!開始了…”

一旁看熱鬧的師弟們激動壞了,魁梧的兩人就像兩隻進擊的大狗熊,拳拳到肉。

“……下注了!下注了!”

我壓大師兄!

我壓二師兄!

而樓上,歐老爺子的鍛造室內,齊活的歐老爺子正在擦拭汗水,王冊屁顛屁顛的從裡麵的辦公室拿來一個酒壺遞上,老爺子接過來狠狠的來了一大口。

“嘿!舒坦啊!接著!”

王冊接過來,入手微涼,大約三十多斤的重量,刀身筆直如玉,略微呈現一抹深邃的銀灰色,鋒刃之上閃爍著淡淡青色,一把握住刀柄氣血之力融入刀柄,一股直達後心的涼意瞬間驅散了四周的溫度。

王冊雙手持刀,在刀柄上一托一拉,一把銀白如玉的匕首從刀身上抽了出來,正是匕首上發出的寒意。

王冊情難自禁整了一陣刀花,然後右手持刀在前,左手引匕於身後,老頭子豪邁的牛飲美酒,嘴角微微一笑,嗬嗬!

陌上人玉公子世無雙!

歐修老爺子放下酒壺道:“哈哈,小鬼頭,老夫這手雷鳴鍛造術如何?”

少年露出大門牙趕緊恭維道:“嘻嘻!歐爺爺您這還是哪裡話,您可是咱們整個西荒的第一大鐵匠,這雷鳴鍛造術真是讓我大開眼界,迅如電、聲如雷,就像您的封號一樣,雷霆之錘!任何人看了都會佩服的五體投地…這刀真是太帥了!”

老頭白了這小鬼頭一眼繼續道:

“哼!少來這一套,剛剛我已經為這把刀打上三十六枚七紋風符,匕首十二枚七紋冰符,想必刻陣之後最低也是T6級別的武器,嗬嗬!開光刻陣倒是不難,其一需要武者龐大的氣血之力,二就是需要消耗武者不少的精神力…”

老者看了看王冊,繼續說:“小鬼啊!其實要是老夫來給這把狼王之刃開光刻陣的話,倒是十拿九穩。

但是這武器是你的定製武器,一般來說還是由武者本人親自開光比較好,這樣這把刀就會在你手上的威力將更大,也會更加節省氣血之力,使用也更加得心應手…”

老者停頓片刻,打量了一下王冊,隻見這小子眼巴巴的看著他。

隻好繼續道:“不過以你小子當下的境界來說,想要給這把刀刻陣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倒是可以找個精神力強大的刻陣師…”

聽著老頭喋喋不休,王冊一愣。

畢竟一個已經開啟精神世界,開始修習靈魂之力,而且煉化了地階魔物意誌的小怪物,你再給他說武煉巔峰武者才能修習精神力,不免有些尷尬!!

其實早在來到灰眼哨所之前,還是跟在老者身邊小娃娃的王冊就領悟了並且開啟識海,而現如今他的靈魂之力已經進入第二階段。

外加上次獲得那隻灰眼之後,識海之內的靈魂之力化作九道星璿,如果說單單按照靈魂強度來比喻,王冊此刻的精神強度已經可以堪比氣血騎士!

於是王冊露出大門牙,拍了下胸口,自信滿滿的表示:“歐爺爺,我現在已經武者等級已經煉血二次了啦!另外精神力這個你無需擔心,我自有把握,開光的話就我親自來吧!”

老頭還在給少年闡述開光刻陣的經驗,被王冊打斷之後,直接瞪大了眼睛:“什麼!你小子不聲不響的竟然煉血兩次了?”

老者閃身來到王冊身邊把手放在王冊肩上。

少年沒有抵抗,隻是淡淡散發自己的氣血之力,老者感受到王冊身上那股武煉巔峰獨有的氣血之力。

隨著老者的探查,歐修連連點頭,心中暗自道:不錯不錯,這血脈之感起碼是六品,於是眼神更加熱切了,多好的苗子啊!

“哈哈哈!好好好,你這小傢夥你還真是給了我個驚喜,不錯不錯,境界果然兩次煉血了,不愧是大長老…咳咳!好了既然如此,就省事多了!”

王冊立正站好微微一笑,乖巧無比。

而心中卻是緊張不已,其實老爺子不知道,就在他的手放在自己身上的一剎,自己馬上開始壓製體內的血脈之力。

所以歐老爺子眼裡少年的在努力釋放自身血脈之力的樣子,其實是在盡力的壓製那一身血脈之力的濃度。

王冊鬆了一口氣,這老頭怎麼突然來這一手,幸虧我反應快,還好隻是被感知一下沒有深入探查,不然自己還真不好遮掩。

老者滿意的拍了拍王冊的肩頭:“我說你小子還真是藏的夠深啊!竟然連老夫差點都看走眼,算了算了,誰叫你這個沒良心的小鬼是老夫…額!!!”

老者突然愣了下來,尷尬的捋了捋鬍子。

“愣著乾嘛,跟我來,記得帶錢!”

老者推開門,對著身後的小鬼喊道。

“哦哦!來了!”

王冊撓撓頭,看著氣呼呼的歐修大師,無奈的笑了笑,心中吐槽這老頭臉變得夠快的,剛剛還叫人家小甜甜…。

武械所,煉金樓二樓大廳之內,熱火朝天,擂臺上兩位熱情奔放的擼鐵大哥,此刻已經打出了真火氣,倆人一個鼻青臉腫,一個頭歪眼斜,可以看出彼此都對,對方的臉很是執著,所以畫麵很美…!

而原本在一旁扇風起火的傢夥們,一個個都四仰八叉的躺了一地,原來是眾人見兩人動了真格的,趕緊去拉架,然後就被兩位師兄隨便幾下全部無差別KO了。

屬於一群老倒黴蛋了。

“你們這幫兔崽子!”一聲怒喝。

歐老爺子從三樓下來之後,一看麵前的荒唐場麵,瞬間怒火就上來了,你們這幫不成器的東西,要是有身後那個小癟犢子一半的天賦…,於是被殃及了池魚。

直接氣沖沖的一腳“duang”踹飛一個。

然後有一掌“啪”拍飛一個。

而地上一躺著的一個個漢子們一看師傅發火,見勢不妙立馬直接消失…,大功告成,安靜了。

一場鬧劇結束,歐老爺子帶著王冊出了武械所的大門,直奔山穀西南方的一處守衛嚴格的地方而去。

神機堂。武煉巔峰一次煉血,少許已經開始思考自己下一步的打算,或許冥冥中早已有所安排,自己也該出去到更遠的地方看看了…。而在哨所那幾位心裡清楚,有些事情不是可以勉強的來的,所以也沒有過多的強求。因為在灰眼的這幾年來,少年一直都在自食其力,那位都看在眼睛裡,其實如果自己願意大可不必如此辛苦。至於為什麼,但畢竟人各有誌,大長老跟自己兩方心裡都清楚。所以自己表麵上在灰眼哨所一直都是保持著一種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