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除了她本人外,也就是她這個每日陪著的傭人知道了。可少夫人就好像有魔力一般,不論做什麼始終保持著一股衝勁。書房裡。厲慎認真的盯著電腦螢幕處理工作,忽然,樓下傳來“砰砰砰”的巨響聲。他皺眉不悅的看向門口。厲公館的隔音不差,更彆說有近5米的挑空,樓下發出的動靜,二樓幾乎聽不見纔是,但再一陣“砰砰砰”聲過後,又傳來了“咚咚咚”的聲音。一晚上沒有休息好的厲慎蹙起眉頭,起身揉著太陽穴往外走去。他開啟門走到走...“宮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呀?你懷疑是我故意不想讓沉瑾好過嗎?”

白凝星悲傷的聲音從聽筒端傳來,沙啞的嗓音聽起來好像是哭過了。

宮連赫蹙眉,一時間語塞。

情敵上了同一個節目,對方發生了事情,任何人都會想要徹底的落井下石吧?

白凝星眼底閃過恨意,她已經表現的很無辜,為什麼宮連赫還是會覺得是她做的?還有阮沉瑾到底哪裡好?

“誰打來的電話?”厲慎淡漠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白凝星起身,赤腳拿著手機往浴室走去,咬唇委屈道:“是宮先生打來的電話,他、他說……我可能不想讓沉瑾好過,才傷害的她。”

“胡說八道!”厲慎擦著短發的毛巾一丟,接過手機厲聲嗬斥:“阮沉瑾這個虛偽的女人就值得你為她說話?”

“什麼為她說話?你難道不調查一下前因後果嗎?”宮連赫要被氣死。

如果阮沉瑾不是軟喵喵,恐怕都沒有人在乎她到底殺沒殺人,殺人之前又經曆了什麼!

更不用說她就是軟喵喵,現在唯一幫她說話的也就隻有他,作為她丈夫的厲慎還不如沒有。

厲慎凜然肅殺笑道:“如果她被誤會了,警察會還給她真相,來找我做什麼?”

他陡然想起阮沉瑾說她有男朋友的事情,他倒是不知道阮沉瑾居然背著他和他好兄弟搞在一起!

如果不是他發現的早,恐怕這一頂綠帽已經妥妥當當的戴在他頭上了吧?

宮連赫聽著厲慎那驢唇不對馬嘴的話,更是氣不到一處來。

要是這傻狗就在他麵前,他說什麼也要狠狠地給他兩拳!

宮連赫氣得不想和他多說一句話,直接將電話結束通話。

這沉默的態度在厲慎看來,就是惱羞成怒了。

厲慎的臉閃過總躁動,眼底劃過凶煞,他忽然想到昨晚主動的阮沉瑾,她本意其實是想讓宮連赫對她英雄救美吧?

後來發現是他,她已經沒法收手了,所以將錯就錯?

“阿慎。”白凝星小心翼翼的踮起腳尖為他擦頭發,神色複雜的打量著他。

厲慎的情緒被阮沉瑾影響到了。

宮連赫守在走廊上,翻看著新聞熱搜的評論,警方隻是通報了張老爺子的死亡,具體原因並沒有公開。

但這明明除了張老爺子的身份是公開的,其他地點、嫌疑人等都沒有公開,卻被網友們肆無忌憚的猜測著。

甚至還有越來越多的知情人透露訊息,說是軟喵喵爬床失敗,還分享了一張非常模糊的照片。

照片是監控拍攝的,被放大了許多倍數,顯得極其模糊。

但能看出照片裡的男女確實是正在做曖昧的事情。

宮連赫越看劍眉蹙得越緊,按照現在這種情況下去,就算阮沉瑾最後洗清了清白,但這個節目也徹底的毀掉了。

背後操作這一切的人真是歹毒。。”阮沉瑾打斷宮連赫的話,轉身跟著小兵離開時,餘光停留在厲慎俊臉上。可他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隻是低著頭親昵的和白凝星聊天。阮沉瑾被帶走,白凝星眼底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嗲聲嗲氣的和厲慎聊著。“你們惡不惡心啊?”宮連赫煩躁地看著黏糊在一起的厲慎兩人,說話都開始帶刺:“你們要是沒黏夠,可以去房間裡,彆在這丟人現眼!”白凝星麵色發白,搖搖欲墜地靠在厲慎的懷裡。“宮連赫。”厲慎眯著眼睛威脅他。宮連赫傲嬌地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