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犀利的眼眸從頭到尾的打量著帶著口罩的阮沉瑾。火辣毫不遮掩的眼神下,厲慎譏諷的勾起唇角冷笑:“離家出走還欲擒故縱的玩尾隨?”“厲總想多了。”阮沉瑾平靜沒有波瀾的眼神掃了他一眼,很快就收回了視線看向宮連赫。宮連赫激動地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捂著嘴巴,這才沒讓自己發出尖叫聲。是活的軟喵喵欸!厲慎放鬆的靠在椅背上,仰著下巴看她,矜貴低沉的聲音充斥著不悅:“要回家就趕緊回,不回就將鑰匙交出來。”看吧,明明是想讓...厲老爺子從傭人手裡拿了乾毛巾擦著濕漉漉的手,威嚴冷峻的眼神掃向她們姑嫂兩人:“怎麼,說過的話都忘記了?”

偌大的客廳裡,流動的空氣彷彿被厲老爺子的低氣壓凍住。

厲臻臻眼疾手快的走過去扶著厲老爺子的手,笑嗬嗬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秦嫂說阿慎夫妻兩個昨晚都沒有回去,好像是去參加什麼節目了,打電話來問問要不要關注一下他們的行程。”

她一邊扶著厲老爺子往單人沙發走去,一邊衝著郭弼嫻眨眼睛。

她這嫂嫂該不會真想將事情真相告訴老爺子吧?

“是、是呀,爸,您彆多想,頭回聽到他們夫妻兩個一起去錄製節目,我想著該不會要吃苦了吧?”郭弼嫻不自然的圓謊。

厲老爺子坐下沙發,冷哼一聲,她們姑嫂說的一個字她都不相信。

前兩天要不是他強行要求厲慎回厲公館,他恐怕都不知道厲公館在哪裡!

厲臻臻和郭弼嫻兩人見老爺子一言不發,內心忐忑不已。

“叮鈴鈴。”

座機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厲臻臻擔心是秦嫂打來的,著急往電話那頭走去,神情不自然道:“我來......”

“我來接。”

厲老爺子威武渾厚的聲音驟然響起。

他拄著柺杖起身走到電話旁邊坐下來,接起電話並沒有第一時間開口。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郭弼嫻姑嫂兩人隻覺得老爺子的臉色越來越黑,周身散發的冷氣比冷庫還要冷。

“嗯。”厲老爺子應道,將電話結束通話。

郭弼嫻和厲臻臻互相對視了一眼,郭弼嫻先開口:“爸......是誰打來的電話?”

“你們以為是什麼電話?”厲老爺子麵色極差,橫眉怒目冷哼:“你們以為將訊息瞞得滴水不漏,我這老頭子就不知道了?”

厲臻臻縮了縮脖子,雖然害怕,但還是嘴硬道:“爸,是阮沉瑾那死丫頭自己惹的禍,憑什麼讓我們給她擦屁股啊?”

“放肆!”

厲老爺子緩緩站起來,鷹揚虎視冷笑道:“就現在自媒體發展迅速的情況下,你們覺得能逃得過?不想著將事情處理好,就想著滿意,你們以為大眾是瞎的?”

厲臻臻抿了抿唇,不敢再反抗。

“爸,事情也沒你說的那麼嚴重吧?再說阿慎不是陪在沉瑾身邊嗎?他就算在不喜歡她,為了厲家的臉麵,也會將事情調查清楚。”郭弼嫻當和事佬,笑嗬嗬的走到老爺子身邊,想攙扶著他。

結果老爺子躲開了她的手,強大威嚴的低氣壓襲來:“你們最好祈禱事情沒事。”

老爺子獨自一人往樓上走去,剛才警察在電話裡說阮沉瑾涉嫌殺人,現在因為高燒昏迷不醒,保外就醫中。

具體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警局提前打電話來是想讓老爺子有個心理準備。

軍區附屬醫院。

配合著警察將兇殺現場給取證後,宮連赫得知阮沉瑾高燒不斷,第一時間趕來看她。

病房裡的空調開的很低,阮沉瑾的體溫卻居高不下,她漂亮的遠山眉緊緊地皺著,兩頰泛著粉紅,漂亮的紅唇因為乾涸已經起皮了。

宮連赫走到床邊上坐下,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很燙的體溫讓他下意識縮回手。

昏睡中的阮沉瑾卻忽然抓住他的手,呢喃道:“彆、彆走。的阮沉瑾走了進來。她的眼睛有點兒紅,好像哭過了,但臉上卻帶著笑意:“走吧,先去洗個澡緩解一下疲勞,接著在泡腳會更舒服一點。”她真心實意的模樣彷彿回到了之前的日子。厲慎挑眉,徑自去衝澡。等他衝好澡,阮沉瑾已經將足浴包放在泡腳桶裡,歡快的拉著他的手讓他坐在床邊上,讓他將腳放下去,感受一下水的溫度是否可以。軟綿綿有點兒冰涼的小手讓厲慎的視線看過去,可此刻的阮沉瑾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全心全意的做著眼前的...